走出總部沒有多久,風川若夜便看著一輛車駛近他們,待駕駛座打開、走出一名男子對著他們哈腰鞠躬之後,風川若夜於是領著凌希寒搭著父親大人派來接他們兩人的車子自總部大門口的一端遠颺而去。

過沒多久,兩人便在一棟大宅門前下了車,座前的司機先行下車替兩人禮貌性地打開車門,好讓他們依序下車之後,開口說:「少爺,老爺在裡面等您了。」望著司機有禮地朝他和凌希寒鞠了個躬,然後便又駛著車子進入車庫內停放。

風川若夜望著自家點亮的明亮燈火發著怔,他總有一種怪異的感覺,難道只是吃個飯就要慎重其事地將燈光全點亮了嗎!?

唔,顯然有陰謀。

風川若夜就這樣呆滯著半晌,直到凌希寒不悅地伸手推推他的背,才讓他自沉思中醒過來。

「喂,狐狸,你可別告訴我這不是你家喔!」微瞥了眼風川若夜那張不安的表情一眼的凌希寒也似乎悄悄發現了什麼,拉拉風川若夜的衣袖,笑著道。

反正進去了再說吧!

「妳神經啊!?我哪會連自己的家都搞錯啊!?」風川若夜以那種『妳在說什麼傻話』的眸光盯著凌希寒半天,這才緩慢地啟口。

凌希寒不以為忤地綻出一朵微笑:「我還以為某隻動物還有不為人知的失憶症。」她打趣地說著。

「哼,我才沒有哩!」淡淡地反駁,風川若夜壓根不知道父親大人的葫蘆裡到底在賣什麼藥,只有先踏進門去瞧瞧了,「喂,走了啦......」他順手去牽過凌希寒的纖手就往大門的方向踱步。

「欸!」凌希寒喚他一聲,然後看著風川若夜回過頭來,「你可不可以答應我,大事不妙的話就要趕快跑!?」那刻意的悄聲中似乎帶著一點的不安,好像在擔心什麼事一樣。

「知道啦!落跑我最會了。」風川若夜自信地一笑,握著她的手又更緊了一些;待兩人小心翼翼地踏進大門後,進入了風川家那足以容納好幾百人的大客廳裡,還有一整片的燈火如熾,結果,風川若夜發現他和凌希寒上當了!

因為客廳裡人來人往,似乎都是風川若夜認得的一些熟面孔,有姑姑、姨婆、姨丈、姨母、堂兄弟和表姊妹......等,還有一堆閒雜人。

風川若夜還發現此刻他的父親大人竟然還站在樓梯口與姨婆說話,而他的小弟──風川若鷹則是被表姐纏住了。

「天啊!」凌希寒瞬間驚呼出聲,沒想到狐狸的老爸竟然玩這種把戲,還說什麼只是和風川若夜的家人聚個餐,但是他老爸可沒說他們家的親戚有這麼多人啊......

風川若夜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他一個轉身,恰巧很有默契地與凌希寒也迴身前往大門的方向,「喂,我想落跑......」凌希寒全身顫抖抖地說出這句話。

「剛好!我也想趁他們還沒發現我們的時候先走......」風川若夜牽著凌希寒的手,一副大事不妙的表情。

「那快走。」

「走吧。」

兩人一同很有默契地邁開步伐準備逃跑之際,但,此時破空傳來的一聲清脆響亮的男聲頓時打碎了兩人的希望。

「哈囉!我說老哥啊,既然回到家裡來了,你幹麼還要那麼急著走啊!?大嫂才剛來而已,你難道不想帶她認識一下大家嗎!?起碼吃個東西再走也不遲啊?」

風川若夜一個回眸,原來是他許久沒見、最親愛的弟弟風川若鷹,他正站在距離風川若夜沒幾步距離的大後方,而他的四周則是圍著幾位笑咪咪的表姊妹;凌希寒見狀,馬上露出一臉”我慘了”的表情,伸手拍額。

而適才風川若鷹的那句”大嫂”叫得那樣親切又動人,大家都免不了好奇地自四周圍攏過來,爭相想目睹一下被風川大老努力栽培的第一接班人──風川若夜所親自選中的女孩。

「這下糟糕了!」風川若夜喃喃,微微地閉了閉眼,然後將責怪他多事的目光直直射向小弟風川若鷹。

「欸唷,別這麼小氣嘛!你的未婚妻借別人看一下、摸一下會死嗎!?」風川若鷹邪笑著,悠哉地道。

望著眾人正擺出一張興奮至極的臉色急急靠攏過來,她覺得問題不是只有借看和借摸就可以善了的吧!?

凌希寒於暗地裡發出慘叫。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