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碎《特殊傳說》同人/夏碎/面具

自我與母親離開雪野一族之後,回到藥師寺的我們已經忘記了要怎麼微笑。
 
我知道母親為何離開雪野家,也知道為何父親大人連攔阻我們的意思都沒有,只因為“血統”與“傳承”。
 
還記得溫柔的母親在幼年時很常慈藹地看著我、伸手摸著我的頭,以著溫柔的嗓音對著我說:阿碎,我的孩子,不要怨、不要恨,或許這就是我們的命運。
 
當母親真的在我眼前閉上了雙眼、如櫻凋零,不再睜眼看著我的時候,我忽然想起母親所說的話,那字字句句代表著她對父親大人深深的愛情,但是,它卻在她死去的同時也跟著萎靡、死去。
 
“不要怨、不要恨,或許這就是我們的命運。”
 
是這樣嗎!?
 
那麼,他可不可以打碎這該死的命運!?
 
第一次,他感到忿怒,他想要報復、想要......
 
但是,他非常深刻的明白,就算他這麼做了,母親並不會再度活過來,因此,自這一眼起,他在暗地裡對自己發誓:他絕對不輸給命運!
 
所以,在接下來的這些日子裡,孤零零地待在藥師寺家族裡的他像塊吸水海綿一樣,拚了命地吸收別人丟給他學習的一切,想要在一夕之間成長,只是很可惜的,他畢竟還是個半大不小的孩子,終究未能如願。
 
在這段日子裡頭,他揹著眾人沉重而殷切的期望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失去了所有笑容的他卻沒想到會在“亞蘭提斯”裡遇上『那個人』,那個再度教會他何謂“笑”的那個人。
 
他說:『你那張笑容看來還真是虛偽極了。』
 
就這麼一句話,讓他與他有了交集,最後還成了很有默契的搭檔。
 
自這一刻起,他開始感謝命運,能與這個人相識,是命運給他的補償。
 
青年回神來,竟給挪至眼前的一張小臉給驚嚇到,看著面前那張可愛的臉蛋露出一抹垂涎的表情,他忍不住搖頭失笑了:「小亭,怎麼了嗎!?」
 
「主人~~人家可不可以吃那個~~?」女娃邊說邊轉頭指向不知何時擱在桌上的一盒點心。
 
夏碎睜眸一瞧,盒下似乎還有個移送東西的法陣正隱約閃閃發亮著,驀然明白了究竟是誰將點心送過來的,於是跟著綻出一抹愉快的微笑點點頭,說:「當然可以。」
 
「太好了!謝謝主人~~主人最好了~~」小亭樂不可支地轉圈圈,「那小亭去泡茶!」說完,馬上就跑得不見蛇影。
 
「去吧。」辨認出法陣出自誰手的夏碎一邊笑喃著,一邊緩慢地自床沿起身,而後走近桌邊將點心盒收起,低頭覷著被送到手裡的零食,他微微地扯唇。
 
瞧!要笑出來不是挺容易的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