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
 
彌生,陰曆三月。
 
院裡一片綠芽抽長,微風輕送間,只見幾隻頑皮蝶兒飛舞綠叢中的粉色,忙碌的模樣讓蜜蟲一早就笑嘻嘻的。
 
廊上的一抹淺白色,神情淡定、含笑地望著院裡的嫩綠,耳畔吹拂過一陣夾著草香的悠悠微風,讓陰陽師頓時感到十分清爽,正想閉眼小憩之時卻被蜜蟲的一聲呼喊而喚起,只得睜開了一雙清澈的鳳眸,眉尾一挑。
 
「晴明大人,有訪客。」陰陽師的專屬式神──蜜蟲自花叢裡蹦蹦跳跳地來到窄廊前方,一臉微笑地向陰陽師表示。
 
只見陰陽師輕輕頷首,一邊勾起丹唇、一邊輕鬆地搖著流金扇,其實在訪客經過一條戾橋的結界之時,他就已經知道了,「妳去應門吧!」
 
「是的,晴明大人。」說完,蜜蟲又踱開了,此時的陰陽師便微然支起身體,然後跟著起身走入房內。
 
當蜜蟲聽到敲門聲音之前,向來速度快的她早已隨著打開了那扇桔梗印的大門,跟著露出一張笑臉對著門板突如其來被人打開而嚇到的來客說道:「主人等你們很久了,請進。」
 
蜜蟲的笑語讓訪客頓住了腳步,臉上的面容是驚嚇到不知所措的,於是結巴地問:「那個......請問一下,安倍晴明大人......」怎麼會曉得他們要來!?
 
蜜蟲回眸微笑:「晴明大人什麼都知道喔!」
 
「呃......」蜜蟲出口的話讓他們一陣尷尬,邊冒著一身的冷汗;雖然早就聽說了安倍晴明是屬一屬二的大陰陽師,原以為這或許是眾人的誇捧,但是沒料到連他們要前來拜訪的事情他都已經未卜先知了,這怎麼不教他們張惶!?
 
待蜜蟲將兩個僕人般打扮的男人領到窄廊前方時,蜜蟲先行走入內室裡一會兒後,這才再走出來招呼他們:「主人說如果你們的主人有所請託,那麼便將隨身的書信擱在這裡便可。」
 
「是、是的!」兩人又嚇了一跳,因為他們什麼都還沒開口,對方就知道他們的來意;於是在萬分驚詫之下,只匆匆地留下了書信與禮物便離開了窄廊前方。
 
當蜜蟲望著他們像是逃離的背影,陰陽師這才自內裡走出來、又坐回了窄廊前方,伸手拾起那封像被遺棄在地的請託書信,在拆開並且閱讀完畢之後,才又放回廊板上,而後將姣美的潤紅丹唇微微抿起。
 
「蜜蟲。」
 
「是的,」關好大門的蜜蟲馬上聞聲奔了過來,「晴明大人。」
 
「明日就啟程前往高野。」望著院裡堆滿請託的禮品,陰陽師向來淡漠的臉龐忍不住洩出一縷疲憊,也該是離開這裡幾日的時候了......
 
「咦!?」與陰陽師心意相通的蜜蟲頓時疑惑地歪首:「那,博雅大人也去嗎?」
 
陰陽師抿起唇來:「他很忙。」
 
「唔,博雅大人很忙......」蜜蟲似懂非懂地點頭。
 
***
 
這是篇契合自己心情的文~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