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濃重。

燄無雙躺臥在床舖上,望著床頂睡不著覺的苦惱讓她皺起柳眉;唔,她倒是給忘掉了自己向來有認床的習慣呢!

出了御風城之後,除了吃就是睡,真是無聊至極!在城裡好歹有小弟燄無塵會陪她一起舞刀弄劍的,也有侍女容兒會陪著她在午後下盤棋解悶,也會有梅大娘做的桂花糕餅,香味四溢,但是這外頭卻是什麼都沒有,連能說個體己話的人都沒有。

無雙噘著桃紅唇瓣,心想。

不過她這一趟是來拜訪她那位美麗的好友,楚紫菀的,呃......說他美麗,他大概又會不高興了吧!?畢竟堂堂一個大男人被說”美麗”,誰都會生氣的。

無雙心虛地吐吐粉色的舌尖,她得小心不讓紫菀聽見這類的話,免得又讓他氣了好半天不願搭理她。

說起楚紫菀,他是爹爹燄無道的好友的徒弟,當年他們見面的時候是娘將要臨盆的時候,由於娘的胎位不正,眾醫都猜測她大概會難產的情況下,爹爹請來了神醫,當時的紫菀就跟在神醫身邊學習,年紀小小就已醫術絕倫,外表的出色只是替他再錦上添花罷了,現在江湖上人稱”玉面神醫”,好區別他和其師尊。

只是,縱使爹爹請來了神醫,由於他們風塵僕僕地特地趕到燄國時,母親就已經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了,神醫無奈地搖了搖頭表示無力回天,因為”閻王要人三更死,絕不留人到五更”。

但是,神醫還是按照娘的希望保住了她腹裡的胎兒,而那個胎兒就是現在的小弟燄無塵。

自此之後,她和楚紫菀又見過一次面,就是梅大娘心病發作的那一次,那時她已是十歲出頭的小女兒,楚紫菀卻已是十五歲的少年,俊美無儔,此後他們就未再見面了,僅以書信往來。

但是無雙對於年紀差不多的楚紫菀是打從心底佩服的,不只因為楚紫菀撫平了她的喪母之痛,楚紫菀待她就如同親大哥般的寵溺。

回想完畢的無雙露出微笑,正想起身替自己倒杯茶水時卻不意地聽見自廊道底傳來一道刻意掩去的足音,這時的無雙止住了笑,改以回身再躺回床上,靜待發展。

不久,門外的“唉呀”的一聲傳來之後就再也沒聲音了,此時的燄無雙卻是一副極力忍笑的模樣。

只因爹爹說過,”防人之心不可無”,所以她在外頭挖了一個會跌死人的大坑等候那些夜半君子的光臨,所以想必那些宵小已在摸黑的情況下掉進裡頭暈了過去了吧!呵呵......

燄無雙面泛淺笑,唇邊喃著:「欸呀~真是不好意思喔!我一不小心就挖了那麼大的一個洞,希望你跌進去之後別摔斷腿或是斷手之類的啊!」這下子終於能安靜了。

無雙微笑地想著,不料又耳聞又一道足音前來,心底忍不住暗叫一聲糟糕:「真是的,為什麼大家都以為我好欺負呢!?真是傷腦筋啊!」燄無雙唇角微微揚起,聲音和語氣中都有一抹聽不太出來的笑意夾雜著,然後,等到她再度聽見一聲”喔喔”聲音,過了不久也又再恢復安靜。

想必那個想偷襲她的人中了第二號陷阱了,呵呵!

不過那聲音聽起來──

「唔......那根木棍似乎是太大根了哩!」無雙轉著瞳眸呵笑,「希望你醒來不要怨我把你打成腦震盪喔!」原本笑著的無雙再度聽見奇怪的聲音,她一警覺地拿起擱在桌旁的佩劍,眼神充滿防備地躍到門板後,「來了......」燄無雙輕聲吟著,就見自己的門板輕易地被刀刃劃開,跟著走進幾個大漢,望著床上空著的被褥小聲地輕語。

「怎麼人不見了!?該不會是給其他人捷足先登了吧!?」

門板後的無雙微一哂笑著,看來她還真的是很搶手啊!

微努努小嘴的燄無雙在心裡歎息著,趁著他們不注意之際打昏了後頭的兩個人,而他們身軀砰然倒地的巨大聲音使得前頭的三個人分別回過頭來,見著燄無雙正朝著他們露出一抹訕笑。

「各位大叔,我在這兒唷!」燄無雙頑皮地朝他們眨眨眼,笑著躲過大漢砍來的一刀。

「臭丫頭!」三個人分別圍住燄無雙,齔牙咧嘴的好不可怕,但是燄無雙才不會被這種陣仗嚇住,聽得她揚劍嬌喝一聲。

「臭死人的大叔!」馬上還以顏色的無雙也咧笑,一刀劈過去,利用刀柄劈暈了一個人,看著一名大漢倒地,「你們要試試我的”火刃”嗎!?」燄無雙挑眉輕語道,望著其他兩人頓時黑了臉。

「“火刃”!?妳是......」

「燄國的御風城主燄無道的女兒,燄無雙。」她微笑地揮揮手中的劍,衣袂翻飛,彷若黑夜中的一隻豔紅蝴蝶。

「妳就是......燄無雙!?」兩人震驚,眼珠差點突了出來,他們都聽過燄無道的大名,也知道他的女兒燄無雙是武林高手”玉面神醫”的好友,更是盤龍堡的少主龍瑜飛的舊識。

天啊!

兩名大漢嚇得手腳發軟,一路抖著腳奔出燄無雙的房門。

燄無雙攏攏散髮,唇角沁笑;有時候呀,名聲和權勢地位真的很好用。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