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川若夜被風川大老找進了書房裡。

反手關上門板,待風川若夜一個回眸,瞳中所散出的光點有些似是逼問,但是卻又更像是無奈,就這樣直直瞅著自己的父親瞧了許久,不明白父親大人又在打什麼主意。

這件事情實在是太不尋常了!

當他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要他帶著凌希寒一同出席時,他就知道自己已經被父親算計了,因為父親大人耍的那點小把戲他還分辨得出來;只是,他想要知道究竟是誰替父親出了這個餿主意的!?

他很了解父親是那種直來直往的個性,而今天竟然拐著彎誆騙他和凌希寒,想必這件事應該不是他做的才是;他仔細地想了想之後,除了──風川若鷹,他親愛的小弟之外,應該沒有誰會幫著父親出這種主意了!

望著風川若夜滿面沉凝地坐到書桌前的沙發上,風川大老微笑:「我相信你早猜到這隻幕後黑手是誰了吧!?不過,要論聰敏機警,若鷹那小子還得跟你學習學習,呵呵......」

微瞥了有“老王賣瓜”嫌疑的父親一眼,風川若夜跟著冷笑出聲:「父親,您真是太客氣了!我這個黃毛小子怎麼跟您比呢!?呵呵呵!」

風川大老聽了之後卻忍不住大笑,他知道當這小子衝著他喊出『父親』這個尊稱時就表示他氣得不輕,看來他最好是把老皮給繃緊點,免得說話一個不小心露出破綻給他抓了個正著,因為他明白這小子可是不會跟他客氣的。

不過,他也就是喜歡這臭小子這一點,所以才栽培他成為他的接班人,而捨棄了本事與能力都不輸給他的小弟,風川若鷹。

「小子,你就別生氣了嘛......老爸其實是替你著想啊!那女孩可是難得一見的極品喔!不先逮住她,其他人會覬覦的!」風川大老臉上陪著笑,而後跟著坐到風川若夜的對面,滿臉笑咪咪的。

風川若夜微瞇著眼轉過頭來了,在聽了老爸這句話的同時,他也忍不住氣地朝自家老爸開砲:「少說得那麼好聽啦!老狐狸,你只是想看我出糗吧!?」要他相信老狐狸沒有惡意地安排這場相親介紹會,打死他他都不相信!

風川大老大笑出聲,「我總是騙不過你這隻精明的小狐狸,哈哈!不愧是我的左右手!」語氣中對自己長子的讚賞很明白地表露出來,風川大老的這句話使得風川若夜微蹙緊了眉。

「我只是不想吃虧。還有,我也不喜歡被人耍弄,就只是這樣。」

「呵呵!不過你也不否認你對她有好感吧!?不然你不會不捨得你老弟碰她一下......」風川大老賊賊地笑說著,頓時瞄著風川若夜偏過頭去,然後慢慢地紅了整張臉,這種難得一見的情況使得風川大老立即縱笑出聲,「那你還說你跟那女孩沒什麼!?誰會相信你啊,臭小子!?」

「我只是......只是覺得若鷹那小子對女孩子那樣粗魯實在是太沒禮貌了,您不是說過要對女孩子好一點的嗎!?」風川若夜還在兀自強辯中,看得大老呵呵直笑。

「你不是對老爸我的教育嗤之以鼻嗎!?想不到你還記得這些啊!真是有你的,小子!哈哈......」

風川若夜本想啟口反駁回去,但是仔細一想,他如果一開口替自己與她辯護的話又會被誤會了,所以他乾脆閉上嘴,沉默以對。

「沒輒了嗎!?還是認栽了!?」風川大老微笑。

風川瞄了老爸一眼,那對閃著水光的瞳眸說他懶得與他計較了,「我可不想愈描愈黑,老狐狸!」

見風川若夜不搖不動地,風川大老轉了轉眼珠子,看來他得使出美男計了,「如果你真的跟她沒關係的話,那也不要緊,我倒是挺喜歡她的,反正若鷹也還沒有對象,就讓他們交往看看好了!我還滿希望她能夠當我們風川家的媳婦。」

此話一出,風川若夜登時驚得瞪大雙眸,「您是認真的!?」瞅著父親那一絲不茍的眸光,風川若夜似乎感到父親是說真的,難道......他真的那麼喜歡凌希寒嗎!?

狐疑不定的風川若夜望著父親再次啟口:「你知道嗎?若夜小子,當你第一次帶她來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她就是改變你的那一位重要的人。我希望你快樂,孩子!」語重心長地結束了這段話的風川大老起身。

「父親......」風川若夜睜眼,喃喃。

「你幾年前的突然失蹤讓我難以釋懷,孩子。我曾經以為是我的疏忽你造成,但是好像不是這樣。」風川大老伸出大手拍拍還在怔愣的風川若夜的肩,「父親老了,我想和你與若鷹多聚聚。以前我總是忙著工作,沒時間跟你們吃一頓晚餐,也沒時間多了解你們,但是我想把握現在!」

「老爸......」

「我知道你是在乎她的。」風川大老微笑,「該去抓住的就要抓住啊!若夜小子......」

「我──」心緒混亂的風川若夜皺著眉頭撫撫額,緩慢搖頭,「我還理不清我對她的感情究竟是什麼,搞不好只是朋友而已......」話一頓住的風川若夜與風川大老立即發現了門外傳來一陣的杯盤碎裂聲響,因此,聞聲的風川若夜於是著急伸手打開門板,只見呆立在原地的凌希寒,一訝:「是妳啊!啊──別撿──」

凌希寒本想彎下腰撿拾著碎玻璃,但卻被風川若夜阻止了,她眼含波光地抬頭,哽著聲:「抱歉,我只是受風川若鷹的拜託,是來送水的。」

”搞不好只是朋友而已”......

是這樣嗎!?

凌希寒心痛地微蹙著眉,也許這樣會好一點,也比較好離開,她也能夠說服自己不要再對這份感情有所寄望。

「妳......」妳都聽見了!?

望著她委屈的模樣,風川若夜實在問不出口,只能愣在原地望住她;而,感到一抹心痛襲上心頭的凌希寒拚命地忍住即將出閘的眼淚,語調裡微微帶著一絲哭音:「啊......我還有事,先走了。」說完,那抹纖細的身影就像是在逃難般地旋踵而去,徒留下尷尬的風川大老與滿臉錯愕的風川若夜。

「該死的!!」愣了會兒才回神的風川若夜一擊向門板,門板應聲而產生出細微的裂痕。

為什麼那句話偏偏讓她聽見呢!?

「不去追她,她會跑走喔!搞不好你再也見不到她了......」風川大老淡淡地提醒,一句話瞬間驚醒夢中人,風川若夜立即像陣狂風般地迫切捲了出去。

「呵呵......」風川大老微笑,「我們家好像快要有喜事了......」

「是啊!」自另一邊樓梯走上來的風川若鷹跟著笑瞇了眼,「未來大嫂真的會變成大嫂了!不過依老哥那種追妻法......實在是很遜!」

「不過很可愛,哈哈哈哈!」風川大老和風川若鷹相視大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