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又摸黑地偷偷回到宴會裡,藤原景發現安倍恭平已經不在原地了,因而露出了一張焦慮的表情;當下沒輒的他於是轉投詢問那些已經醉倒在地、偶爾還會發出一串奇怪的笑聲的男人們。

「各位大人,你們誰知道安倍大人上哪裡去了!?」藤原景焦急地開口問著,而那些醉酒的官員們聽見他的疑問聲,也只是笑了一下,急得他當場忍不住地伸出手,乾脆一個一個地搖晃起他們的肩膀。

「喂!?你們好歹也回我一句啊!安倍的人在哪裡!?」

「安倍......」其中,有一位看起來不是那麼醉的大人,頓時口齒不清地跟著喃喃。

藤原景趕緊點點頭,「對!麻煩您告訴我。」

「安倍......是指......安倍恭平大人?」

「對!」

「安倍大人......嗝......原來是安倍......大人啊......」

藤原景一瞧,糟糕,怎麼連這個還算清醒的人也給醉得七葷八素的,這樣他要怎麼問出人的下落來啊!?

正在傷腦筋的時候,這個男人偏偏揣著他的手,就是一串聽不清的話從他的嘴邊不斷地洩出。

「安倍大人......他真是根木頭呢......喝酒的時候,嗝,不動也不笑......旁人勸了他很久......」

藤原景翻翻白眼。

如果不是他現在急著要找人,他倒是挺贊同他的這些醉話。安倍恭平那個人的確是根木頭......不,或許說是顆石頭也不為過吧......

甩甩頭,藤原景馬上回過神來,繼續用力搖晃著剩下那個還算神志清醒的大人:「喂,安倍大人到底去了哪裡!?你先告訴我再暈啊......」

似乎聽懂藤原景的喳呼,那位大人兩眼一翻,在昏睡過去之前終於願意開口喃喃:「安倍大人......被帶進房裡了。」

瞪著在他懷中昏睡過去的男人,藤原景不禁咬咬牙;雖然是問到了人的下落,但是他也費了不少的力氣,日後他絕對要跟安倍恭平要回這個人情。

臉色一沉,藤原景將人馬上丟開,接著起身入內尋找,奈何找了半天都沒有發現,直到他發覺附近有個女官正匆匆地從某間房走出。

......該不會就是那裡吧!?

抱著一絲試試看的心態,藤原景在目送女官與門口的兩名守衛離去之後,趁機偷偷地溜進了那間房。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