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被封印的四神” 卷 5




陰陽師將過長的袖襬束起,攏好了長髮,博雅見陰陽師那張原是滿載笑意的臉龐上不再綻放微笑之後,便也跟著嚴肅與緊張起來了。

這時,鴨川旁的冷風淒淒,吹得陰陽師的髮尾直揚起一道弧度,袖襬也跟著輕輕擺動,博雅則是一臉凝重神色盯著陰陽師優美的側面,抿唇面對著前方的大敵,那條盤樹的黑色應龍。

久立的陰陽師終於啟口了,「博雅,你趁我引牠下樹之後,一刀砍下......」

博雅聽著驚愕地抬眼,「晴明?你打算......以自己為誘餌嗎!?」看著陰陽師因他的問句而回眸瞧他,博雅一口反對,「不,這絕對不行!不行!」

博雅堅決地搖著頭的模樣教陰陽師大皺其眉,「你想把『那男人』的託付給忘記嗎!?叫你做就做,哪來那麼多的意見啊......」抱怨著的陰陽師淡瞥了武士害怕地看他一眼,仍舊反對他的做法。

「要我讓你冒險就不行!晴明,你的命也是一條命啊!」博雅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博雅,難道你願意犧牲眾人的未來,換我的一條命嗎!?」望著博雅對他的話已經產生動搖的模樣,陰陽師露出一抹微笑,「再說,你要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我們未必會失敗啊......」

陰陽師這樣說著,拂袖。

「可是,晴明啊......我......」博雅還有疑慮,「我......」

陰陽師不再搭理他,瞬間移步走上前方就開始唸著咒語,不久,自他的掌中冒出一把尖銳的劍,正閃著寒芒,陰陽師信步踱向前方時還不忘往後頭吩咐一聲,要博雅掩護他。

「博雅,等我將牠趕下樹時就動手,聽見了嗎!?」

武士只好同意,背對著陰陽師頷首,「好吧!你自己小心點啊!晴明......」

陰陽師微微回眸,那狹長的眸底溢滿了笑意,唇線微揚,「這個我曉得!」

於是,陰陽師揮動著長劍逼近了黑龍,黑龍見劍尖已經即將抵至自己眼前、感覺到陰陽師的來者不善後就不安地散出怒氣,蠕動著長長的身軀,不過依然沒有下樹的打算。

「吼──吼──吼──」黑龍吐著冥火,雙瞳怒瞪著陰陽師緩步而來。

陰陽師手持著劍,冷肅著容顏,繞著牠轉了二圈後‧趁黑龍還搞不清他的意圖時攻了過去──

被冷厲的劍芒逼得無路可退的黑應龍直噴著氣,冥火冒出牠的龍口中一會兒便煙消雲散了,陰陽師趁這機會把劍一揚,朝牠的肚腹刺去;黑龍攀天怒吼,龍身離開了樹上,樹上的所有的怨靈皆不安地在陰陽師與武士面前消失,陰陽師突然大吼。

「牠離開了,快斬,博雅!!」回頭的陰陽師望著黑龍朝博雅的方向捲去了,博雅還呆愣在原地無法反應。

「快呀!」

陰陽師緊張地再三催促,博雅望見陰陽師那擔憂的眸光,遂把刀舉起,迎著龍首就是閉眼的一刀,黑龍吃痛地扭動著身體,然後掉落在鴨川旁兩人所立的草地上,喘息不久後便死去,化成一股黑煙消逝。

見黑龍消逝後的陰陽師疲累得跪倒在地上,擔憂化整為零了,博雅聽見四周又再度恢復寂靜之後才懼怕地微微睜眼,發現黑龍已經不見了,但是卻看見陰陽師坐在地上,隻手撫額的模樣,似乎是哪兒又犯病了,於是急忙奔到他身邊,露出擔憂的眼神對著他:「你怎麼樣了!?晴明!」

「沒事,博雅......」陰陽師不在意地揮擺著手,但是臉色蒼白得可怕,教博雅十分懷疑他的說詞。

「真沒事!?」博雅焦慮地問,以眸光搜尋陰陽師的全身是否有傷口,卻沒發現陰陽師的身上有任何一處是受傷的,也就鬆了口氣。

「唔,別擔心......」

「誰叫你老是愛逞強啊!」博雅噘嘴,動手攙起晴明,待他立好之後才放開手。

陰陽師感激地一瞥:「謝謝你,博雅......不過,封印還在呢!」擰眉細看著面前的那棵散發出衝天妖氣的妖樹。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