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被封印的四神” 卷 1




離皇宮不遠的稻荷山腳邊的一間茅屋內。

道磨因為師兄的干擾與阻止他與安倍晴明的鬥法,讓道滿領至稻荷山腳下閉門反省,道滿也似乎在剛才出了門,好像要去京內採買什麼東西。

話說那一天道磨被道滿自晴明邸領走之後,道滿一路上什麼也沒說,僅是嘴巴閉得緊緊的,好像在與道磨鬧脾氣般,這種僵凝的情況也讓道磨氣在心底,對安倍晴明的厭惡又加深了一些,如果不是因為他的話,他也不會和師兄變成這種樣子,因此他決定做些什麼來消氣,順便教訓一下那個目中無人的陰陽師。

道磨狠狠地咬著牙關,殺氣滿溢,這次他一定要安倍晴明後悔與他為敵......

◎◎◎

晴明邸。

外頭正下著淅瀝嘩啦的大雨,伴著雨勢直襲而來的道道勁冷的冷風,滂沱的雨水和寒風陣陣吹颳著晴明邸院中的所有草木,雖然偶爾淋淋雨實在是對植物沒什麼有害的,但是那陣冷風颳得巧妙,令所有的植物們差些折斷了細腰。

陰陽師覺得無趣地躺臥在沁冷的廊板上頭,一頭散落長髮,神態悠然地看著院中那些綠意盎然的草木發怔,眸光已經迷離,紅唇微微開啟,那張俊秀清逸的臉龐沒有紅潤,只有素白,彷彿那吐露紅芯的白百合。

唔......總覺得下雨天會使人慵懶閒散,什麼都不想做,只想靜靜地觀看與聆聽那聲聲動人的節奏呢......

陰陽師抿著紅唇,一身單薄白色狩衣,一邊的蜜蟲侍立著,邊看著主人那不為所動的神色與淡然神情,覺得好像這世上沒有任何事可以拘束他。

雖然看上去是那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模樣!

但是蜜蟲知道,那只是主人的表面罷了,也是他的保護色,因為害怕受傷,所以故做瀟灑地拋棄了所有,只為說服自己沒有任何事能使他在意,當然也就不會被誰傷害了。

感覺起來真是可悲......
像是秋風裡頭的落葉,明知道自己即將離開枝頭去流浪,卻還是留戀著枝頭與風兒不肯離去......

蜜蟲慨然地輕聲地歎息,隨即移動腳步踱下窄廊,立到院中那株不是在當季開放的桔梗前,凝視,奇異地,蜜蟲的周身並未讓雨水打溼,那雨似乎閃避過蜜蟲,下在她的四周外。

這兒原就是陰陽師的宅邸,什麼奇事都可能發生的。

蜜蟲攀下一朵桔梗,然後再走回廊上,將桔梗遞上給陰陽師,陰陽師接了過,微笑地道謝。
「謝謝妳,蜜蟲......」

蜜蟲仍然笑著。

陰陽師仔細地端詳著桔梗,這桔梗......

瞬間地,在陰陽師審視著這朵桔梗之際,桔梗便在陰陽師的凝眸下漸漸枯萎死去......

陰陽師跟著擰眉,正欲開口之時,陰陽師卻又再度感到一陣的心悸。

四神被封印了!

北方玄武位之船岡山,西方白虎之街道,南方朱雀之巨瓊池,東方青龍之鴉川......全都黯然失色!

陰陽師不敢置信地瞠目結舌,半撐起身軀回眸的他忽然感應到這個四神相應的守護之都──平安京,即將再掀起一股濤天巨浪......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