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道滿的堅持》卷/番外篇 5




不行!他不能讓這個陌生人見晴明!

因為善者不來。

博雅臉色凝重地死攢著眉峰,張開雙臂攔阻來人,「他不在!」無可奈何地說著謊言的武士一心只想保護他的知心好友,陰陽師安倍晴明,他顧不了那麼多了!

相較的,被擋在博雅身後的陰陽師聞言之後,愕然地抬起首來,眼神蓄滿了不敢置信與一點點的感動交雜,他知道博雅一向是很誠實而言之有信的人,他一定不會說謊的。

可是......如今他卻為了他而......

陰陽師驚詫了半天之後,緩然地伸手扯住博雅的後衣襬,博雅經他這樣一扯,身形因而移動,露出了晴明的一角白衣,來人發現了,臉色難看。

「你騙我!?武士!」這名僧人鐵青著臉,抖聲道,言語中滿是怒氣,但是博雅可不怕,為了好友。

「那又如何!?像你種拜訪的方式還真是沒有禮貌,還沒進門前就讓主人受傷的你根本是個危險人物!」博雅氣沖沖地大叫,「只要是擔心晴明的人都不會讓他見你的!」武士說得臉紅脖子粗,陰陽師聽得直冒冷汗,來人聽了是一陣的咬牙。

「博雅......」陰陽師頭疼地撫額,伸手拉拉他,但是他的纖掌卻讓博雅一個抓住,緊握在手心,讓他想移開都無法。

陰陽師的臉色慢慢地泛紅了,就像是紅顏色的染料被扔進水中,然後擴散再擴散一般。

真是的......

「博雅,你先讓開......」

陰陽師終於出聲叫喚了,博雅一怔,回頭怒目道:「晴明!」

歎了口氣的陰陽師鬆開了與博雅相交握的手,眼含祈求地望著他:「這件事你別插手,這是我的事。」這句話說得斷然又絕然,博雅沉默地瞪著晴明,他知道晴明不希望他加入他們的問題裡頭,但是──

他卻無法丟下晴明不管啊!他是那麼地敏感又容易受傷......

博雅默然地思考著。

陰陽師不適地撫著氣窒的胸口走上前,「抱歉,請你先把我的式還給我......」

僧人冷冷一笑,對上安倍晴明的面無表情,「憑什麼!?」

「憑你找的人是我,憑你不愛勝之不武。」陰陽師冷靜地緩慢道,眼神堅決無人可以動搖。

「哼哼~~果然是安倍晴明的作風啊!好吧!我就把那些無用的式還給你......」僧人陰冷的眸光襯著那傲狂的哈哈大笑,讓晴明皺起了細眉。

接著,僧人便攤開掌心,兩人看見自他的掌心裡頭冒出一股白煙之後,接下來便出現了幾抹人影......

是凰與官!

陰陽師緘默地看著兩條人影緩慢地飛出僧人掌心,便悠然降落在地。

「你們沒事吧?」陰陽師望著身影逐漸明顯現出的式,問。

凰與官搖頭,但是陰陽師卻赫然發現了他們的前襟被血漬染紅了一團,「你們先下去吧!」

凰與官則是面面相覷,誰都不願遵照主人的吩咐,因為他們的主人若是和這名惡人相處的話,主人的性命堪慮啊!

「下去吧......」陰陽師再道,微閉眼的他一揮手,強迫他們進入非人狀態。

「這下子該來算我們的帳了吧?安倍晴明?」僧人冷笑。

陰陽師抿唇,博雅焦急地望了陰陽師一眼,卻也說不動他。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