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被封印的四神” 卷 7




博雅慢慢地舉起大刀,毫不猶疑地朝妖樹砍了下去。

妖樹硬生生地被砍斲成兩大截,說也奇怪,在那一瞬間,那株樹便化成一縷輕煙飛逝,自樹頂梢冒出一股股黑煙朝穹蒼飛去,陰陽師默然地眼看著妖樹毀滅,仰首。

「這應該只是第一步吧,博雅......」

不過,反觀鴨川倒是在他們合力砍除妖樹後恢復了原有的顏色,上空的一小片暗雲立即消散而去,一束金芒照下,灑在陰陽師與武士身上,好不耀眼。

一邊聽著陰陽師這樣說的武士立即地皺起眉頭來,難不成這事件還沒因為妖樹的死亡而結束嗎!?

難不成他們還得要一起面對多個像是這棵妖樹般難以收伏的妖物!?不會吧......!?

「晴明......」武士狐疑輕喊著,看著陰陽師踱步到鴨川旁,目光隨至時,他發現鴨川中的水已經回復成為原來的水了。

唔,也不是鴨川中的水不是水啦!只是......唔......

武士弄不懂地抓著頭。

忽然之間,陰陽師輕呼:「博雅,你看!」

就在博雅的思考當口,聽見陰陽師這麼一驚呼後便朝陰陽師指的方向遠望去,此時的陰陽師似乎發現了什麼,他高瘦的身形直立在鴨川旁,伸手指向他所在的北、西、南三方,原本以為砍除了妖樹就能恢復平安京原貌的武士見到了其他三個大方向仍然籠罩在一片的黑暗之中,無法脫出。

沒想到整個大半的平安京還是沒有完全恢復原來的模樣,黑雲仍舊佔滿了大片的穹蒼,揮都揮不去,就像是夢靨般地攫住平安京不放。

如果是這樣的話......

要使平安京恢復原貌,就必須使四神再度回到他們原來固守的地方,使這平安京再次變成"四神相應"之都,這大概是唯一的辦法了。

「可能我們動手除去的只是封印了一小片的平安京......」陰陽師蠕動著朱唇,推測地輕聲道,回頭望了武士一眼,「博雅,我想,如果要恢復平安京的原樣,必須使其他三方的封印也都解除,你看,我們這兒是極東,青龍是守護著鴨川,木屬東方,由金剋木......」陰陽師緩說著的同時,還暗指著博雅手上拿握著的大刀,再回眸望向剛才妖樹消失的地方。

武士不懂陰陽五行,只好沉默。

但是,唯有一點是他知道的,「不管你要去哪,晴明啊,就算是刀山或是油鍋,我從未怕過,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都不畏懼任何事。」

陰陽師一字一字地聽進耳裡、甜在心頭。

除了微笑還是微笑。
「那好吧~~博雅,我們得再去下一個地點了......」陰陽師揚唇露出無聲的笑。

「唔,我們走吧!」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