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道滿的堅持》卷/番外篇 4




陰陽師與武士默不作聲。

一方面是因為紬的警語,一方面是因為陰陽師的一臉不霽神色。

時間就這樣過了幾秒。

這時,突然的,紬一臉青白地轉頭望向晴明邸的大門口方向,那微變的神情令武士心一驚,瞥著陰陽師突然一陣的臉色轉而蒼白,然後自他的唇角滴流而下一絲一絲的血液......

「晴、晴明!」武士驚喊大叫,緊張地站了起來,卻被陰陽師一個抬手制止。

陰陽師撫著胸口,微低著首的虛弱模樣教武士心憂,原本想探看他的傷勢的武士卻讓他喊住。

「博雅,我不要緊的,別擔心......」陰陽師抬首來,依然帶著抹微笑的唇邊的那血漬是那麼鮮明地掛在陰陽師的唇角,若要教武士不去在意,那實在是天方夜譚。

「你都這樣了!晴明啊!你......」博雅焦急地抓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紬忽然一個勁兒地跌坐在廊板上,與四靈共通的心神感到一股強大的力正貫穿了他的胸口,氣血頓時翻湧而起,『嘩』地一聲,紬口吐鮮血,染紅了廊板,這會兒又嚇到了呆武士一次了。

「怎麼連你也......唉~~怎麼辦啊!?」博雅憂心忡忡地望著紬抬手拭去唇邊的血,白著臉抬頭對著主人小聲地發聲。

「主人,凰他們......」應該是在戾橋上被人所傷了,所以他才會同心感應!

陰陽師不樂觀地皺眉點頭,「我知道,凰與官......他們似乎出事了。」而且,他能感應到他的結界好像也一併被來人破了,而這個人正往晴明邸而來,應該是衝著他來的吧!

看來,這一次似乎不太好安然過關了......唉~~道滿大人也真是愛找他的麻煩啊!

這樣想著的陰陽師自廊板上緩慢起身,「紬,你先退吧......」

「是,主人。」領命應聲的紬馬上就消失在晴明邸的廊板上。

博雅看得目瞪口呆,再回神來時,陰陽師已然踱下窄廊,來到晴明邸的大門口了,正要伸出手來打開大門前刻,卻被博雅趕上並且阻止。

博雅的大掌按上陰陽師的纖手,陰陽師回眸看他,博雅呆愣了一會兒才說:「讓我來吧!晴明......」他說什麼也不能讓晴明獨自一個人應付這位莫名其妙又來者不善的訪客。

陰陽師皺眉,正欲反駁時就被博雅推到身後,然後,博雅吞了口唾沫,微抖著手,即將要打開晴明邸的大門了......

接著,大門被博雅『咿呀』一聲打開,門外確實立了個人,他幪著面,教門裡頭的兩人看不清他的長相。

「你是誰?」博雅問。

「我來找安倍晴明,他在哪!?」那名僧人摘下了掩面的布巾,眼露白芒地瞪視著他面前的博雅。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