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被封印的四神” 卷 4




道滿回到軟禁師弟道磨的茅廬裡,赫然見到道磨已經施完了法,沒力地躺在稻草堆上休息、喘氣噓噓的虛弱模樣。

道滿不語地盯著道磨對著自己緩緩地一笑,然後再將眸光移上道磨的法器和犧牲品上時,不禁地一瞪眼。

「你......用了黑應龍當犧牲品!?」道滿訝異地睜大雙目,詫異驚聲道。

沒想到道磨並未在意,只是自草堆上半直起身體來,詭笑著說:「那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道具罷了,師兄做什麼如此地驚訝呢!?」再說,那黑應龍在與安倍晴明對戰過後已是只餘一半的靈力了,沒什麼好可惜的。

若能教安倍晴明難堪,他不在乎做什麼樣的犧牲。

「你這笨蛋!瞧你給吾人惹來什麼樣的大禍了!」道滿氣得臉色脹紅,看著道磨仍然是那副的不肯認錯模樣,怒氣又頹然地消逝。
他實在是拿道磨這渾小子沒轍啊!

道滿連連歎息,眸光精銳一瞟,道磨被他這樣一盯,連忙聳直了肩。

「師兄?」說實在的,他對自個兒的師兄道滿是又愛又敬的,有時候也會懾於他過人的堅持和邪惡。

道滿微瞥了道摩一眼,「你應該曉得破解四神封印的辦法吧!?」

道磨聽著道滿這麼問,微怔,半天後才明白師兄原來是在套他的話,怒火更熾了,「我若是知道也不會說給你聽,再看你去幫安倍晴明的!」怒聲。

道滿見他如此便歎氣了。

「你為何那麼討厭安倍晴明!?吾人真不懂啊......」

道磨哼了聲,「他搶走你對我的關切!你眼底只有那個人的存在而已,誰都看不見,誰都不曾留在你眼底多一秒鐘!就連師父也是!」

道滿不言地盯著道磨恨聲地一字一句,他明白了為何道磨老是找安倍晴明的麻煩了。
「道磨,你知道嗎......吾人是覺得活在這個無趣的世界上,為了打發無聊的生活,就必須找尋一個你自己能繼續活下去的理由來說服自己,不然,就算是活著,那也是很痛苦的一件事......」道滿緩慢地說著,道磨聽著他的每一個字、看著他別有深意的瞳仁,忍不住思考著這句話意。

「是嗎?是這樣嗎?」

「當你覺得其他人都不了解你,你也唾棄不齒那些老是端著一張嘴臉的假腥腥的人們時,你就會覺得這世界無趣到極點了!」

「所以?」

「所以,當有一個人不用世俗眼光來評斷你的時候,你會非常高興!非常高興啊......因此,不想失去這個人的手段就是......與他成為敵手。」道滿咧開嘴笑了,「縱使那是因為那個人的個性使然......你還是會覺得他無法讓你放手。」

道磨似乎有點明白了師兄的掙扎,因此還是不甘地重重哼了聲,不予承認與否定這種心情。
「反正你老是在為那陰陽師說話......」

道滿笑了,「要不要跟我賭賭看!?」

「啊?賭什麼啊!?」道磨抬眉。

「賭安倍晴明能否解開四神的封印。如果吾人輸了,吾人跟你回播磨國,如果你輸了,換你離開播磨國,並且不再找安倍晴明的麻煩,如何!?」

道磨思考著,「好吧!」然後應允,「我倒要見識一下安倍晴明的能耐是否真如傳說中的那麼神......哼~~師兄啊!別忘了黑應龍也不是好降服的!」

「吾人只喜歡看戲......」道滿咧嘴。

◎◎◎

陰陽師與武士先來到皇宮的東方,東,青龍,木屬,即京都的四神相應之鴨川。

安倍晴明與源博雅一到鴨川旁時,望見鴨川橋墩的石頭縫中竟然長出了一棵大樹,這棵樹上棲息了一縷一縷的幽魂,一條長長的黑龍盤踞其上,似乎是在守護著這棵大樹。

那龍即是晴明日前所戰的黑應龍,牠睜著碩大晶亮的龍瞳狠狠瞪著陰陽師與武士,偶爾自牠的嘴邊噴出細如絲的冥火。

看來牠傷得太重之後又被拿來獻祭的情況下,牠對陰陽師來說已不構成重大的威脅了。

「晴明......」武士看著看著就呆在原地,不知如何進行下一步的侷促。

陰陽師微笑,「我們得先和牠奮戰了!牠保護著那封印啊!」朝前方的黑龍努努朱唇的安倍晴明笑語著。
「把刀提好喔!博雅......」

「唔!」博雅定定地盯著前方,握著刀柄的手愈來愈緊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