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道滿的堅持》卷/番外篇 6




陰陽師望了那怪僧好一會兒,「好吧,不過,我不想將毫無干係的人牽扯進來......」眼神落落地盯著僧人也隨著他的話點頭。

「就這樣吧!這樣你也能心無旁騖地和我打上幾回......」僧人昂首,十分傲氣地說著,還邊睨著不是當事人的博雅,同意了。

「晴、晴明啊!」博雅說什麼都不願意離開晴明邸,他得保護明啊!

陰陽師明白他的打算,只是嫣然一笑,紅唇微微揚起,沒了剛才那種不安又窘迫的表情,輕搖著扇子,對著博雅微笑:「不好意思,博雅,我們要改天再敘了喔......」臉上泛起一抹甜笑的陰陽師讓武士感到非常的可怕。

倒不是因為陰陽師的微笑可怕,而是陰陽師說的”改天”實在讓武士難以相信與駭怕起來。

他怎麼知道陰陽師的”改天”究竟是哪時候啊!?

況且他總覺得在此刻若不加以反對晴明單獨會面這個怪僧的話,他會失去某些東西的......

不!不能!他不能坐看事情發生......

「晴明!我不走!」武士想清楚了的地大聲吼叫,陰陽師被他這樣一搶白後便悠然地露出苦笑,怪僧則是不耐煩了。

「博雅,聽話......」陰陽師頹然地歎息。

武士搖頭,「如果你把我趕出門,我們......我們就......老死不相往來了!」好不容易地鼓起勇氣大吼的武士看見了陰陽師那張抱歉的容顏,立即心酸地明白陰陽師仍舊不肯讓步。

「這是你說的......博雅,我現在就成全你......」陰陽師苦笑地一揮袖,將大門打開,瞅著博雅害怕地搖首直說著”不”字,然後,陰陽師將他毫不留情地一把推出了大門。

博雅呆滯地被陰陽師推倒在土御門小路上頭,還在呆愕中時,晴明邸的大門已經緩慢地闔上,博雅只能透過門縫望見陰陽師抿唇後與再度咬著唇一臉抱歉的模樣......

「不,晴明啊!」博雅坐在原地失聲大吼,「開門啊!晴明!晴明!」

「你這個大笨蛋──」

◎◎◎

聽聞著外頭博雅的喧囂呼喊聲,陰陽師還是得強裝不在乎,狠心地別過頭回去面對這位專門來找碴與踢館的僧人。

陰陽師一擰眉,「你跟道滿大人有何關係!?」眸光直瞅著這名約二十來歲的年輕僧人的陰陽師終於問出他的疑問,也猜到了他就是前些天道滿大人來訪晴明邸時所說的『那個人』。

記得道滿還要他手下留情呢......

依他看來,該是他要來人手下留情才是吧!?他的式都被打得受了傷不說,還差些把博雅牽扯進來......

愈想怒氣愈熾的陰陽師冷下了臉色,僧人似乎被他瞬間而變的神情給嚇著了,瞪了他半天卻沒有說話。

「道滿是我師兄!因為你的關係,他一直滯留在京都!你看這筆帳我們要怎麼清算才好!?」僧人裝起無事的模樣,證明他根本不怕眼前的敵人。

「那跟我沒關係!道滿大人的腳長在他身上,他要上哪兒便是哪兒,並不是我所能控制的。」陰陽師冷冷地回答,踱步回到窄廊上,並在廊前坐下,恍若沒事人般,而這一點卻讓這名僧人微微氣惱。

「你......!安倍晴明!」咬牙。

「不知尊姓大名?」陰陽師替自己斟了酒,接著抬首望向那僧人。

「你連敵手的名都不知道就想和他打嗎!?好一個自大的安倍晴明!哼!我叫『道磨』,記清了嗎!?」昂首。

「話是隨人說的。」陰陽師微喃。

「你──」道磨怒不可遏地瞪視著陰陽師,難以自抑地抬起手來結手印,然後一串咒語出口。

陰陽師微笑地擋下迎面而來的強力咒語,「結!」反手一轉,「拋!」

道磨的力道馬上應聲飛散在半空中。

「哼!還真有兩下子啊......」道磨陰森地笑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