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一七/式神
 
 
晴明邸。
 
豔陽高照的晌午,晴明邸內的窄廊上坐著悠然思考事情的宅邸主人,陰陽師─安倍晴明,廊下,由陰陽師使喚的式神─蜜蟲正在花草樹叢間像隻蝴蝶採花蜜般地來來往往,忙著摘取院落裡頭開放的花朵。
 
陰陽師含笑地搖著扇柄,瞇著狹長的鳳眼,看著蜜蟲在院子裡頭穿梭來去,還有院裡那依著樹枝、在葉片背面的枝幹上結蛹,準備蛻變成長的蝶蛹。
 
看樣子應該快破繭而出了吧...
 
在窄廊邊輕聲喃語著的陰陽師緩慢地露出微笑,蜜蟲已經將花朵採集好,並且安置在自己懷中了,接著,她踱近院中那用來觀賞的小水池邊,專注地看著水底那幾條悠游其中的小魚兒,露出跟主人同樣的微笑。
(魚兒,有同伴,所以不寂寞...)忽然間,自蜜蟲唇邊悄然逸出這幾個字來,陰陽師略微詫異地攏起眉頭,含水光的媚眼跟著一瞥向獨自言語的式神,蜜蟲。
 
難道蜜蟲也是覺得自己一個太過無聊了嗎...!?
 
有此想法的陰陽師斂住了微笑,收起了手中的扇柄,若有似無地發出一聲輕問:(妳覺得自己一個很無聊嗎?蜜蟲...)
 
蜜蟲這才聞言回過頭來,臉上仍是那抹神似陰陽師的笑容:(不...只要主人不寂寞,我就不會寂寞了...)
一怔的陰陽師突然間無法反應,也不曉得該說些什麼,因為蜜蟲的心思他都懂,而他的心思,蜜蟲也懂。
他還能說什麼呢...
扯唇一笑的陰陽師笑得有點狼狽。
 
這種問題就像是問了原本就有答案的問題、說了不該說的話一樣。
簡直是多此一舉啊...
 
陰陽師微聳著眉,心底輕盪著一股莫名情緒,也不知道該怎麼排解,這時的蜜蟲已然注意到先前的陰陽師所盯著的某株樹上所結的蝶蛹,十分好奇地把頭一歪,愣愣地望著那有了個小洞的蝶蛹不出聲了。
(主人,這兒有隻蝴蝶!)
 
陰陽師繞高了眉頭,轉眼間踱下了窄廊,赤腳踏上佈滿泥塵的石地上,指著那蝶蛹說:(牠...還不是蝴蝶喔!蜜蟲...)
 
蜜蟲那疑惑又歪首的疑問目光教陰陽師笑了出來,(牠還是沒蛻變的甬啊!不過...)陰陽師指著那被他翻過葉片上的那個蝶蛹,(妳看!)
 
剎那間,那蝶蛹在無聲靜寂間突然有了動靜,自繭裡頭竟鑽出一只美麗的翩翩蝴蝶,牠展開那對半乾的透明蝶翼往半空飛去,開始另一段的生涯...
 
陰陽師指著那翩然離去的蝴蝶,(那才叫"蝴蝶"喔...)然後,接著豎起手指唸著咒語,那只蝶竟然無法飛出晴明邸,只能在空中盤旋、圍繞,蜜蟲驚訝地盯著陰陽師的動作,看著那隻蝶兒款飛到主人的指間,然後主人對著牠呼了一口氣,說了聲:(蜜湖...)
 
瞬間,那只蝶兒變成了與蜜蟲同樣的人形,成為陰陽師的"式",蜜蟲開心地直鼓掌。
 
(好棒啊!主人...)
 
(我是蜜湖,請主人多多指教...)女子朝著陰陽師鞠躬,陰陽師只含著笑,卻不語。
 
(蜜蟲,蜜湖就交給妳了...)陰陽師微笑,又走回廊前。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