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之“吸血姬”/ 4



陰陽師與武士持續地喝酒,間或你一句詩文、我一句詩文,互不相讓的結果之下是兩人喝光了桌上的酒,小菜碟裡凌亂不堪,用筷子夾取食物的痕跡很是明顯,最後,武士正想斟杯酒來解渴時卻發現酒瓶中的酒已經涓滴不剩了。

武士皺著眉,佯裝醉言醉語地瞥了陰陽師一眼,並打了一個酒嗝,微睜著眼,說:「晴明啊……桌……嗝──桌上沒有酒了欸~~真是掃興……」

陰陽師微笑地搖著扇子,那微紅的雙頰不知是否是喝醉的泛紅還是其他,竟讓他看來有些脂粉氣,十分可人,他睨了一眼武士,蠕唇道:「沒酒的話……可就不好玩了~~這樣吧!我們來划拳,輸的人去拿……」

武士睜眼,喜孜孜地同意大聲道:「好呀!就這樣吧!晴明……」於是再度坐了下來,與晴明面對面的博雅帶著醉眼與晴明划起拳來。

「來!剪刀、石子、布……!哈哈……」博雅望著自己出的”布”,抓頭傻笑了,「我輸了欸~~真糟糕……」

「呵呵~~還有二次……」陰陽師瞇眼微笑,手裡搖著扇子。

「那……呵呵~剪刀……布……石子!」陰陽師突如其來地撫掌哈哈大笑,「你又輸了喔!哈哈~~博雅……」陰陽師盯著博雅覺得十分懊惱地盯著自己出了石子的手瞧,覺得實在是很好笑。

「欸~~欸~~我輸了……」武士爬起來,卻被陰陽師一個扯住衣襬,抬眸望向武士那染紅的頰,陰陽師笑著輕問。

「你要去哪裡?」他仰著纖首,唇邊的笑意燦爛,接著看武士赧顏地抓著頭,像是孩童不依地撇了撇唇,「去哪兒呢?」那模樣實在是可愛極了。

武士嘿嘿直笑,「喔!剛剛我們不是說了輸的人要去拿酒嗎?我連輸了兩次了嘛~~所以我去叫人……」武士是這麼說的。

「可是還有一次啊?」陰陽師歪首疑問著,挑高了細眉。

「哎~~不差那一次啦!反正我馬上回來,你乖乖坐著等我喔!」武士不放心地囑咐道,然後見陰陽師點點頭,這才安心地走向門外。

◎◎◎

陰陽師等待武士再度回到房裡頭,他正坐在几前的墊子上頭等待。

結果,等著等著,陰陽師突然覺得眼皮重了起來,好想要闔上雙眼的疲憊令他微睜著眼與睡神抗爭。

後來,等不到人的陰陽師就這樣輕輕地、慢慢地、柔柔地、闔上眼了……

這時,正是深夜,房裡的燭火忽明忽滅的,似乎有什麼事情即將發生在這個狹小安靜的空間,果然地,沒過許久的這一刻,自門外的黑色一角默默地走近一抹纖細的人影,朝著几前已呈趴睡狀的陰陽師前進……

而,博雅在離開房裡之後便眼神清明了起來,因為要配合陰陽師的戲碼來演還真不輕鬆呢!
於是,為了證實晴明的猜測,他只好假裝喝醉了,再出門去拿酒,好讓這個兇手自動在晴明的面前現形。
所以他安靜地躲到晴明的隔壁房中,靜觀其變。

結果,沒想到隔壁的陰陽師正要淪落魔掌中……

那抹妖魅的人影漸漸地靠近了陰陽師,在左右探首觀察之下,那人影發現陰師是睡著了的之際,便怯怯地伸出一隻爪子,搭住陰陽師的肩,把他整個人略提了起來,讓他靠在她懷裡。

燭光映照著晴明那纖長的眼睫,如柳細眉和細長的美眸襯著挺直的鼻,還有一張恰到好處的紅潤薄唇,真是美麗……真是美麗啊……呼呼……

還有他那纖細白皙的脖頸還帶著淺淡香氣,教人好想咬上那麼一口呦……
呼呼……
妖魅深吸著氣,撩開陰陽師的狩衣扣子,露出那截白皙美麗的頸子,低著首就要真的咬上一口……

「可以了吧?」出聲的人就是妖魅懷裡不醒人事的陰陽師,他正隻手以扇柄擋下那即將咬上自己頸部的尖牙,露出微笑道。

妖魅嚇了好大一跳,掩面:「你──你沒喝酒!?」

陰陽師還是笑,站了起來,「鴻門宴的酒菜碰不得啊!這是歷史的教訓……夫人……」

隔壁的博雅在聽見有聲音之時便急忙衝了進來,赫然見到那吸血的妖魅原來就是……
「是妳──」愕然。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