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芍藥姬 4



陰陽師自几帳後頭拿下了頭上的烏帽、換上了女侍拿來給他的一套內親王的單衣換上,散髮模樣的陰陽師的眉眼挑勾,清秀的俊俏容顏漾起一抹動人的淺笑,持扇地走出几帳外。

身姿清雅秀麗地彷彿初春所開的櫻。

待女侍退了下去之後,眼角一瞄還兀自呆愣住的博雅的陰陽師以扇掩面,微笑:「博雅?」

博雅經陰陽師撇唇這樣一喚,便急忙回過神來了,赧顏:「抱歉,晴明啊,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見......?」

陰陽師呵呵笑了,眉、眼皆彎成漂亮的新月,潤紅的丹唇微微一噘,走到鋪有席子的前方,然後坐下:「沒什麼,只是我要拜託你一件事......」瞇眼的陰陽師這樣說著,然後拉過一旁華麗的短外褂蓋到自己的膝上,意圖很是明顯。

「什麼事?」博雅疑惑地問。

眼波流轉的陰陽師輕輕啟口:「我想請你守在這間房外的廊道上......」

「沒問題。」博雅於是說,然後退出了門外前再度回首瞅了面上正露出一抹淺淺笑意的陰陽師一眼,「這一次你可不能亂來喔!」博雅不放心地回首叮嚀著,他擔心陰陽師又與上次一樣拿生命開玩笑。

意會的陰陽師低首、垂睫地沉默住,但是他臉上的笑意不減反增地,輕聲:「安心吧!我不會再那樣做......」

博雅退出門外,守在門邊的不遠處。

陰陽師這才回眸躺下、躺在內親王剛才躺臥過的地方,心頭暖暖流過一抹情緒,並且讓這股沉默一直持續著......

直到夜深。

四處一片闃靜,黑暗支配著一切的現在,一樁不可思議的事情正要發生......

門邊擺著的那盆芍藥忽然間於黑暗中動了起來,於擺放花的原地發出了『喀哩、喀哩』的聲響,但是並沒有因此驚醒睡著的陰陽師;而那朵碩大又美麗的紫色芍藥在黑暗中看起來是那麼的恐怖,宛如黑色邪鬼的化身,正在一旁喘著妖物才有的奪命氣息。

”花兒、美麗的花兒......快快開花,變成美麗的芍藥吧......”一道煙伴隨著這句隱約的話緩緩地迴盪一片漆黑的室內。

”如果可以看見你開花,那麼我就算死也值得......”接著的,這句帶有極大魔咒的話語自花盆附近滲出之際,芍藥的莖與葉便一夕之間抽長,然後匍匐前進。

”我......如妳所願啊......可愛的公主......”笑聲夾雜著的男子聲音詭譎地於夜裡輕盪,然後在黑暗中慢慢浮出一抹高大的男子影子,一抹身穿公卿便服、頭戴烏帽的男子正笑得十分詭邪,他的手臂化成長長的莖與葉往前攀爬,慢慢地接近睡臥木板條上的那抹纖麗身影。

長長的莖與葉彷彿有自己的生命般地將罩於睡著的人兒身上的那件外褂給掀開,那頭長髮與纖細、優雅的背影正是夜夜與他交歡的公主,他的美麗人兒呀......

男子踏著緩慢的步履接近了那睡眠中的人兒,然後在『她』的身邊一停,接著便彎下身,傾身摟住『她』的細腰、嗅聞著『她』身上的淡香,仍舊柔軟如昔的感動在他心底漾開,沒想到就在此時──

一串串要命的咒語隨著傳出,他只好鬆開手後死命地捂住耳朵不願去聽,沒料見這串咒語竟是來自於他剛才所攬抱的『她』的口中。
等他抬首一看才知道,原來他適才抱住的人並非是那位公主,而是一名陰陽師!

「博雅──!」陰陽師微笑地朝外頭輕呼一聲,「點亮燭火進來吧!」

博雅拿著燭臺急忙地奔進來,一瞧見陰陽師正站在一名陌生男子的後方,那名男子還痛苦地於榻上不停地翻滾著。

「這......」博雅瞪眼瞧著男子那張異於常人的容貌,驚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