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二零/夕陽
 
 
平安京的第一流陰陽師,名喚”安倍晴明”,傳說他是白狐之子,擁有一身高強又神秘莫測的法力,任職於宮中的”陰陽寮”,是名陰陽師。
 
住在離皇宮不遠的土御門小路上頭,位於鬼門艮位的晴明邸,聽說陰陽師不喜歡招待陌生來客,但是,卻只對一位大人例外,不論這位大人在何時去找他喝酒聊天,他都表示歡迎。
 
這位大人即是天皇的警備武士,名喚”源博雅”,是個老實又可愛的男人,他吹得一口好笛聲,陰陽師很喜歡與他一同坐在晴明邸的廊下,邊飲酒邊聽他吹出一口美妙的笛聲。
 
他同時也是陰陽師的知心好友,他們一起處理許多發生於平安京這個號稱”四神相應”之都的所有怪事,一起同生共死。
由於陰陽師不喜歡與人打交道而甚少結交朋友,源博雅便成了他唯一信賴的好友,武士也常會走路到晴明邸來陪陰陽師喝酒談天,只不過,談的並非是普通的事罷了。
因為陰陽師的職業很特殊,又與那些神、鬼之事有所牽連的陰陽師,常與武士談論起”咒”的原理,但是武士通常是被陰陽師的話弄的既狼狽又混亂。
可是又因為他覺得這樣與陰陽師漫天談論事情又邊喝著酒的感覺甚是不錯,所以幾乎每天都往陰陽師的家跑。
因此,宮中的眾人也知曉他與陰陽師的私交甚篤,如果發生什麼怪事,也都不作他人想地去請託源博雅,藉助陰陽師的幫忙。
 
這也是陰陽師唯一頭疼的地方。
武士的天真與熱心助人是很好的個人特質沒有錯,但是他老是為他叼來一樁又一樁的麻煩事,陰陽師再怎麼不計較,也會暗自生悶氣。
不是他不喜歡替人解決問題,而是像他這樣三天一小忙、五天一大忙之下,哪還會有什麼閒情逸緻陪武士喝酒、聊天!?
連自己的時間都快不夠用了,哪能盡情放鬆心情好好坐下來喝一杯呢!?
偏偏那武士呆得很,存心把他勞累死…嘖!
陰陽師不悅地皺起眉頭,卻還是自己自動地招來了一旁侍立的蜜蟲,要她替那盤擱在廊板上頭、托盤中的酒碟斟入酒。
然後等待武士的來訪。
 
因為武士昨天說了,他會在下朝之後往他這兒來的,但是現在都已經日正當中的時候了,卻還未看見他的人影。
他記得他是說過還沒晌午時就會朝這兒來了呀…
奇怪了…
 
陰陽師將扇柄擱於自己那尖削的下頷,繼續安靜地坐在廊板上頭,蜜蟲已經進入廚房替他看火去了,此時的窄廊上再度回復先前的寂靜無聲。
 
不知多久,博雅姍姍來遲,他經過了戾橋,搭著牛車直往晴明邸而來,猜想晴明應該等得不耐煩了吧…
撩起那隔開外頭與牛車的長幕帛,仰首探望了窗外的橙紅夕陽一眼,現在都快要接近黑夜了嘛…
都怪他擔擱了太久的時間,若是他拒絕那些大人們的力邀就好了,最後還害他失信於晴明!
 
不過…
博雅朝窗外大呼了一口氣,眼見天邊的夕日即將西下,華燈初上,夜緩慢地降臨了,他卻覺得全身很輕鬆。
一想到等會兒能盡心如意地與晴明花前飲酒,然後漫天地談論什麼事情,這種感覺洗去了他的疲倦,整個人似乎又活絡了過來。
 
一抹傻笑躍上博雅的面龐,這才發現原來晴明邸已經在他的眼前了,還是那扇他永遠看不膩的桔梗印大門,還是那張可愛的笑容出門迎接他的蜜蟲,然後還是走上那條印有他的腳步的小徑,最後、最後的還是晴明那張對著他輕扯唇線的俊美笑顏…
 
(今天比較慢喔!博雅,下酒菜都冷了…)
 
(哈哈~~抱歉,抱歉!不過我帶了一壺宮中的好酒跟你道歉啊…)武士神情飛揚地踏上廊板,咧笑。
 
(唔…快過來吧!)陰陽師仍舊搖著扇子露出一朵醉人微笑,這時的博雅還沒喝到酒,卻已經先醉在陰陽師的笑容裡頭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