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二九/遲鈍

 
晴明邸。
 
那是有著一面唐朝風的破風牆門,晴明邸的大門上刻印著宅邸主人慣用的五芒星,據說位於四神相應之都的平安京城上、一條名叫"土御門小路"上頭的安倍晴明邸,是那位名震平安京的大陰陽師,安倍晴明的住所。
 
傳說這扇晴明邸的大門會在偶爾有訪客或是達官貴族出入時開開闔闔的,他們都是來請託住在裡頭的陰陽師的幫助而來的。
 
不過,那卻是會嚇到了路人們的詭異,因為有時候就算沒有半個人來訪,大門也還是會常常自己開闔著,然後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又是重複相同的事情。
大家都說那是因為身為陰陽師的安倍晴明常常使用一種名為"式神"的精靈替他做事,所以有時候當那些非人類進出晴明邸時,就會讓人看不見他們的蹤跡。
 
眾多的猜想瀰漫在市井間,偏偏陰陽師連解釋都不願,根本就打算讓那一些有的、沒的的傳言繼續流傳。
反正,假來真時真亦假嘛!
何必為了某些人的看法而下去跟著攪和呢!
 
陰陽師露出一抹半嘲諷的微笑,其實,真的與假的又有什麼差別呢!?
假的事情有時候也會因為眾人的眾口鑠金而變成真的。
所以他不願去澄清一些什麼,只要他自己曉得是真、是假即可。
 
這時候約是即將午時的時刻,牆面上頭溜過一隻貓,自由又悠哉地走在牆上,一點兒也不怕失去平衡,然後,牠躍下了牆,走到小路上頭,不一會便消失了。
 
晴明邸的院落裡開著滿園的杜鵑花,春天來臨的美好日子出了個大太陽,那耀眼的陽光灑落遍地,將陰陽師那個如同荒野的院子襯得更加得像是原野的一角了。
微瞇著瞳眸的陰陽師緩笑著搖著手中的扇子驅趕春日的光與熱,一邊等待著即將來訪的客人,武士殿上人,源博雅三位。
就在不久之後,晴明邸的大門讓陰陽師使喚的"式"─蜜蟲給打開,她滿臉燦爛笑顏地對著門外的博雅笑得可愛。
(請進吧!博雅大人...)
 
武士也咧著笑,(晴明在家吧?)
 
(在啊!博雅大人請進...)蜜蟲邊微笑地迎過武士,看著他雙腳踏上窄廊後才消失。
 
武士踱到廊上,一見陰陽師正半臥著小憩,也就沒有打擾他,逕自發著呆,還不時地瞅著陰陽師,探查他的動靜,也看他何時醒來。
但是很奇怪地,陰陽師一直沒有同武士說話。
 
這會兒的武士等得不耐煩了,便緩慢地開口試探:(晴明...晴明啊...)
 
陰陽師還是沒有半點動靜,武士忍不住地一拍廊板,喝道:(晴明!!我跟你說話啊!)
 
當然,陰陽師還是沒有動作,這下子,武士覺得十分奇怪地半直起身來,轉著眼珠地動手揪過陰陽師,沒想到,陰陽師突然"噗"地一聲,縮小了,現回了原型孤單地躺在廊板上,喔!原來這又是陰陽師的把戲!
 
博雅忿忿地抓過紙人,正想去找人算帳時,陰陽師已經悄然出現在廊邊了,他的手上還端著一盤食物,笑得好不天真。
(咦...博雅啊!你來了怎不說一聲呢...?)
 
武士這才怒氣全消了,裝作沒事地再坐回廊板上,努嘴:(你太慢了...)
 
陰陽師哈哈大笑,因為剛才博雅的糗態都被他見到了。
(博雅啊...下次不要以為那個乖乖坐在廊上的人一定是我喔!還有,你怎麼那麼慢才發現那是式神啊...你不是都已經見過好多次了嗎!?呵呵...)
 
武士見陰陽師知情了,也就不好意思再裝傻了,(反正你就只會耍弄我啦!)
 
(哈哈...抱歉、抱歉啊!博雅,誰讓你的遲鈍讓我想試你一試嘛...)陰陽師坐在博雅面前,已經開始喚來蜜蟲倒酒了,他邊說邊笑。
 
武士不高興地瞪他一眼。
(你老是這樣...晴明!)
 
陰陽師微笑,(不過,博雅呀...為什麼你從來不曾缺席過?)
 
(啊?你說什麼啊?晴明...)武士端起酒碟子,輕啜一口,嗅到了美酒的芳香之後的他,為何而來他全都給忘了。
 
(我是說你也可以和別人飲酒聊天啊!為何常常與我一起?)陰陽師不自在地重申道,抬手捧起酒碟子,裝著正在品酒的模樣,讓袖子遮掩住他真正的表情。
 
(晴明啊,你的問題真難回答...我喜歡跟你一起喝酒嘛!)武士放下酒碟,回言道。
 
(是這樣沒有錯啊...但是,原因呢?)陰陽師好像打算得到最終的答案般地纏著這個問題不放,可是武士真的沒有所謂的真正答案,瞪直了眼。
 
(哪還有什麼原因啊!就是喜歡嘛!)
 
(......)陰陽師一抿唇,不悅地看著武士一再地斟酒,一口飲盡。
因為那並不是他想要聽見的答案啊!
 
陰陽師微怒地拿過酒瓶不讓博雅喝了,博雅不高興地嘟嚷了一句,(欸!晴明,別鬧了,把酒給我...)
 
(不要...)陰陽師硬是不肯放手。
武士真是太遲鈍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