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二四/思念
 
 
 
一樣是個好天氣,春日裡,四處都開了爛漫的花朵,還有樹木也開始抽出新芽來了,一片的翠綠色,有別於草木凋零、什麼都沒有的冬日。
 
還是與平常一樣的日,博雅照常搭著自家的牛車上朝去,然後一樣地在天皇面前偷偷地打著瞌睡,一樣地與他擦身而過的宮人們打招呼,一樣地與那些宮中的貴族皇親的大人們來往,談論著何謂風雅,當然也聽他們說些什麼新鮮事。
 
然後,同樣地在下了朝之後,不直接回到自家宅邸地轉到土御門小路上頭,準備去與好友喝上一壺好酒再回家。
 
武士今天踏著夜色而來,幾顆星子垂掛天際閃爍著點點光芒,月兒還未上了樹梢的早夜,讓他一邊吹著微冷的清風,一邊路經了離晴明邸不遠的那座戾橋,今晚的武士的臉龐上沒有半點的笑容,像是每天來找陰陽師好友的那種興奮笑容。
 
淡淡的寂寞竟然出現在武士臉上。
 
不可思議的,武士在晴明邸的那扇繪有桔梗印前的大門前停下了往前急邁的腳步,略微發呆地望著那扇大門沉思著,不久之後,武士這才想起了三天前他來訪晴明邸時,晴明對他說的話。
 
那時還是夕陽西下的傍晚…
 
他與陰陽師面對而坐著,待他拿出葉二,吹完了一曲之後的那一刻時,陰陽師緩慢地睜開剛才因為那美妙的樂聲、仔細凝聽的雙眸,心滿意足地微揚著淡紅的唇線,笑得十分的可人。
(啊…博雅,我忘了告訴你,三天後我要出門一趟…)
 
突然間聽著陰陽師這麼說的武士略詫異了一會兒,好久才接了一句話,(哦…你要上哪兒啊?)
 
陰陽師半從容地露出一抹淺笑:(我要去一趟比叡山…)
 
武士瞪眼,(那麼遠啊!晴明,你要去那兒做些什麼呢…?)他無措地把玩著手裡的葉二,問。
陰陽師笑了,(我去履行我與某人的約定嘛!…)陰陽師淡瞥了博雅一眼,(話說回來,博雅啊,我不在的時候你就別來這兒了…)
 
武士點頭,(唔…就算來這兒也是見不到你嘛!我又不笨!)
 
陰陽師微笑,搖著首的他似乎對武士的直言很沒轍,(反正你別多跑這一趟了…)
 
武士聽著陰陽師那淺淡的輕語,心想著晴明就老愛看扁他…
 
當回想一結束時,回過神來的博雅看著桔梗印的大門撇唇,不過他倒是沒有聽陰陽師的囑咐,自己明知現在的晴明邸裡頭沒有半個人之下,他還是跑來了…
 
突然地,一抹輕淺的異樣感受爬上心頭,使得武士不適地皺起了眉。
他知道,那是種名為”思念”的情緒…
思念著遠去的好友,思念著他的微笑,思念著他的白衣飄然,思念著他老是喜愛耍著他玩的頑皮,思念著他那似有若無的飄逸氣息…
 
晴明邸的闃暗、寂靜都讓他有種不習慣又想哭的感覺。
 
當晴明不在的時候,原來是這種感覺呀…
 
最後,武士一個抿唇,在漸冷的風兒中轉身,離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