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部。

一大早,風川若夜自他的床上爬起,然後一如往常地進入浴室裡頭梳洗與打理自己;還在迷茫的他洗完臉與刷完牙之後便踱出浴室門,接著換上衣服旋開了門,打算到樓下去找點東西吃。

記得吧檯裡頭藏了他最喜歡吃的食物一堆,都是他在閒著沒事做的時候要人替他帶回來的,有千層酥、葡萄派那些點心當食物,如果拿來當早餐還外加泡上一杯香味四溢的錫蘭紅茶配上,那就更棒了!

因此,緩步下樓的風川若夜在吧檯邊尋找了一會兒,趁現在總部沒人的時候替自己悠哉地泡了一杯茶,手邊再俐落地打開了一包楓糖千層酥。

這時候,第一個到達總部的人正好掏出電子卡打開了層層上鎖的大門,最後進入了大門裡,沒想到第一眼就看見風川若夜正坐在沙發上上吃、喝著早餐了。

「啊──」龍逍遙隻手指著風川若夜,看著他馬上停止了手邊正要送入口中的千層酥的動作,「小氣狐貍,我也要!」

風川若夜張著口,瞥了他一眼,涼道:「自己弄吧你。」隨後,理都不理他地一口咬下手裡的千層酥;反觀龍逍遙趁勢趕緊衝到風川若夜面前伸出手來想要接到一點餅干屑,奈何狐狸狡猾地拍了拍雙手,直接讓餅干屑投入地板的懷抱。

「嗚啊啊啊啊啊──」臉色跟著大變的龍逍遙苦著臉趴在地板上哀歎,「啊──餅乾,你竟然就這樣棄我而去啊!」

風川若夜好笑地瞅著他,拿出一塊餅乾遞到還瞪著地板發愣的龍逍遙面前,「喏!別說我沒講義氣喔!」好笑地看著龍逍遙眼睛一亮地接過餅干,然後一口吞掉了。

「嗚~~好吃啊!」差點沒流淚的龍逍遙感動道。

也難怪他會如此了,因為總部裡頭不准攜帶外食的,但是只有風川若夜不理這條規定,還是自己擅作主張把零食全部給偷渡進來的。

趁著狐狸發著呆時,龍逍遙一把搶過擱在茶几上的那包千層酥,自己啃了起來。

「喂、喂!」風川若夜在一串驚叫之後便發現了,於是跟他玩起餅乾爭奪戰,搶得滿頭大汗的,你拉過來我再扯過去,最後餅乾受不了拉扯,便全數餵給地板了,最後,龍逍遙倒抽了一口氣,大驚。

「啊啊~~怎麼這樣啊!嗚嗚......」轉頭瞪了浪費食物的笨狐狸一眼,「都是你害的啦!我要找你老婆告狀去!哼!」這無心的一句話使得風川若夜頓時想起了凌希寒的存在。

對喔!他的未來老婆還在總部裡啊!可是怎麼卻獨獨不見她的影子哩!?奇怪了......
雖然她偶爾會跟他拌嘴吵架,但是以前都是隔日還嘻皮笑臉的出現,但是今天......難道她還在生氣嗎!?

風川若夜那張複雜的表情也讓龍逍遙想起了這對冤家前不久還吵過架,大概目前還沒合好吧......

龍逍遙望了他一眼、推了他一下:「喂~~你去看她一下啦!好歹是你老婆......」

風川若夜的眼神隨之一變,「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訂婚的事了!?」懷疑中。

龍逍遙猛冒汗,打著哈哈,「是......隱塵說的啦。」不是他自己知道的,
而且總部的所有人早就知道了。

風川若夜一聽,忿怒地咬牙:「木頭不是木頭嗎!?什麼時候變成廣播電台了啊!?」微怒的風川若夜一個聳眉,龍逍遙嚇得趕緊退後,「哼!」

驚了一下的龍逍遙觀察了一下風川若夜那副沒打算發作的表情,「希寒不是在這裡嗎!?她怎麼沒有下樓來啊?難道她還在生氣?」

「你問我我問誰啊!?」沒好氣地瞥了龍逍遙一眼,翻著白眼的風川若夜也想問為什麼。

苦著臉色被罵的龍逍遙沒敢再出聲。

「會不會出人命啦!?」哪壺不開提哪壺的,說這句話的龍逍遙被賞了一掌。

「少胡說八道了!」風川若夜更氣悶了,他決定還是上樓探看一下好了,免得她說他不關心她;於是,風川若夜起身望著二樓沒有一點聲音或是動靜,說實在的,他不相信她會是想不開的那種人。

傻眼的龍逍遙只得沉默,看著狐貍踏上樓去,身影消失在長廊前。

而,到了凌希寒房門前方佇立的狐貍緊張地潤潤唇瓣,然後略微遲疑地敲門,沒料到只有聽見手指的叩門聲音再無其他,感到一股不對勁的不安情緒泛滿了心頭,風川若夜於是將手擱在門把上,發現門沒鎖時還大吃一驚。

糟糕,是否她真的出了什麼事呢!?

急忙打開凌希寒房門的門把,風川若夜見到的是一床紊亂至極的被褥與被丟至地上的枕頭,落地窗是打開的,晨曦射進屋內,他忍不住大驚,以致瞬間呈現出面無表情的樣子。

怎麼會這樣啊!?
老天......她是不可能會把自己的臥室弄成這樣狼藉的啊!?

這個模樣、這個模樣好像是被人綁架了的模樣啊!?可是這兒是總部,外人是無法溜進這裡來的!

那麼,究竟是......

詭疑的不安充滿了風川若夜的心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