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沐風笑看著凌希寒,眨眼:「妳在這裡還習慣吧!?總部似乎還滿熱鬧的啊......」他笑看著凌希寒滿臉驚訝的驚喜,微笑了。

凌希寒回到床沿一屁股坐在被她弄亂的床單上無辜地托腮,不怎麼高興地回應著:「是啊!是很熱鬧,不過......」

一聽還有下文的裴沐風呆了一下,在凌希寒面前他無須刻意戴上面具,而且她懂他,不用多說些什麼就能了解他的想法;因此他們很少有秘密,於是他放膽地繼續問下去:「不過什麼!?」有點懷疑的裴沐風輕問著,蹲在她面前,盯著她悶悶不樂的表情。

誰曉得凌希寒不願再透露了,裝傻地問:「喂,你怎麼有空來找我啊!?奇怪了......皇霄沒事做嗎!?」

沒想到凌希寒會直接切到事情的核心,讓陡地被她睜眼逼問的裴沐風瞬間嚇了一跳,支唔著:「喔,他喔!他......」

凌希寒瞪眼,「快說啦!不說的話我就生氣了喔!」佯裝著微怒地攏眉。

「呃......」裴沐風瞪著她十分正經的臉孔,心生一計,「嘿!若妳能讓我說的話就來啊!?」轉著眼珠子的裴沐風這樣說著,狡猾一笑地起身,看著凌希寒皺眉頭。

「奇怪了,你是頭殼壞了還是沒吃藥!?」真的歪著首狐疑地瞥了眼自己玩得很高興的裴沐風,問道;而,裴沐風聞言之後便猛翻著白眼。

糟糕了,她大概在總部跟些有的沒的人混了不少日子啊,聰明的腦袋都生鏽了!一般來說,以前的她是會一拳k過來的啊......

雙手環胸、一臉狐疑地瞪著面前的凌希寒發問的裴沐風臉上有著一抹怪異,「妳不是凌希寒本人對不對!?妳是誰?」

被突然問住的凌希寒在無言與他對望了幾秒,便瞇著眼問:「你今天果然沒吃藥喔!精神病犯了吧!?」嘖~~還”她是冒牌貨哩”,她怎麼不知道皇霄竟然把這個傢伙操成這樣啦!?

看來她該把姓裴的腦袋解構出來才知道毛病出在哪裡了......

「妳果然是冒牌的。」裴沐風臉色一正,瞪住她,「妳到底是誰啊!?是『行雲』,雲琉嗎!?」語畢,沒想到回應他的是一枚扔至他臉上的柔軟抱枕,恰好跟他腳邊那顆適才被凌希寒拿來踐踏、發洩怒火的枕頭湊成一對。

被擲中臉龐的裴沐風沒有火大,反而瞠目結舌:「妳是希寒!?真的嗎!?」他還在懷疑。

「我發覺你比那隻笨狐狸還要笨欸!」凌希寒怒氣沖沖地嘟嘴,「你是笨蛋嗎!?還有誰那麼厲害可以假扮我本人的啊!?」

眸光一閃的裴沐風突然微笑地湊近她,跟著坐在凌亂的床沿,好聲好氣地安撫著:「欸~~太久沒找妳抬槓啦!有點寂寞嘛......」

凌希寒瞥了他一眼,「是喔?」

不過這倒是真的,自道館裡畢業之後,她介紹了沐風進入凌雲門後便很少見面了,忙著各自的事情到現在,雖然偶爾也會碰到,不過都是非常短暫的一瞥而已。

「喂、喂,還有啊!」裴沐風推推她,「那隻狐狸該不會是指風川若夜吧!?聽說妳跟他已經訂婚啦!?」像是探聽別人八卦的記者般的,裴沐風努努嘴,好奇地想問個清楚,奈何凌希寒只是微笑。

「喂~~妳快說啊!別光是笑嘛!」

她微笑地瞪著他,「怎麼,你不相信!?」

「不是啦!」裴沐風赧顏,「只是覺得那傢伙應該滿有女人緣的啊......」懷疑的目光故意瞥向凌希寒。

凌希寒瞪他,他難道是指她不足以克制那隻狐狸嗎!?

「看什麼看!?」跟著還奉上漂亮的一拳,打得沐風哀哀叫。

「我愈來愈懷疑他的眼光了。」捧著受傷的腹部喃喃。

「唔?」凌希寒危險地瞇眼,拳頭在他面前晃來晃去的,頗有威脅的意味,「你說什麼啊!?」凶惡的臉孔當場嚇得裴沐風一時之間無言以對,只好陪笑帶過。

「沒、沒、沒啊,我說妳是十足的大美女......」

她故意地輕咳了兩聲,「會怕就好,這還差不多......」真是的!難道他專門跑來總部就是為了說這些嗎!?

將狐疑的目光忽然瞥向他,凌希寒發出疑問:「你到底想說什麼!?」與其再聽他一直廢言下去的凌希寒決定速戰速決,於是不耐地挑眉,「再不說的話馬上就給我滾出門去。」

自覺瞞不住的沐風就一臉正襟危坐地正了臉色,不再嘻笑,「其實是少羽啦!他......」

「他!?」凌希寒皺眉瞪視著他。

「嗯!其實他想親自問妳一個問題,所以才要麻煩妳跟我回去一趟了。」

聽他這麼說的凌希寒沉思了一會兒,抬首看看他,點頭:「那好吧!」也該回去跟乾哥打聲招呼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