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最後,安倍恭平向陰陽尞請了三天的假,好在家恢復流失的體力。

傍晚,夕落西斜,滿處都是紅通通的橙紅色;安倍宅邸的內裡,窄廊的木柱下方坐了一抹人影,這個人便是陰陽師-安倍恭平。

此時,蜜露正好從書房裡頭走了出來,她才剛動手將書房整理完畢,便拖迤著步伐來到了廊板上,就見自家主子正坐著發呆。

難不成......其實主子在沒事可以處理的時候都是維持這種模樣的嗎!?

正猶豫著是否要出聲打擾的蜜露輕輕地踱到他身畔,見到自家主子正望著庭院的茂盛蔓草,於是不解地小聲輕喚:「主子?」

安倍恭平不是沒有聽見身後的腳步聲,而是他懶得回頭,也懶得出聲回應。不過,就在蜜露出聲喊他之後,他這才願意開口。

「嗯。」淡淡的沉吟讓蜜露明白了她的主子只是在思考,而在他思考中的時候,他通常不喜歡被人打斷。

於是,蜜露便立即走了開去,一直到滿天的橙紅色被黑暗所取代為止。

不知何時,蜜露機伶地在宅邸完全地被黑暗覆蓋之前,點亮了宅邸裡頭的燈火,讓一片暖融的紅色照亮了冷清的宅子;覷眼望著窄廊的四處都被打亮,蜜露這才微笑地退開。

回眸的她發現了前不久還坐在窄廊上頭的那抹背影已經消失,心想主子應該在書房裡頭打發時間,於是蜜露轉頭又回到了廚房打理晚餐。

在將晚餐送到書房給主子用過了,蜜露最後將空碗盤端出,又回頭到廚房裡頭去準備了一些點心;當她再次出現在窄廊上頭的時候,她的主子已經搬出了書房的小几,坐在窄廊上面勾勒今晚的星圖。

蜜露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隨手將點心擱在一旁,自己也坐在主子的身邊等待新的吩咐;沒想到就在一刻鐘後,主子忽然自紙上抬起頭來。

「蜜露。」

安倍恭平這聲輕輕的叫喚,馬上成功地引起了蜜露的注意。

「是?」

「有人來了。」安倍恭平淡淡地肯定。

「是的。」

她歪首,疑惑地問:「主子要見這位客人嗎!?」

「......」顯然是還在猶疑,安倍恭平瞬間在沉默之後做出了決定,並且發出一串低吟,於是他在當下便轉頭對蜜露說:「妳去開門吧。」

「是的。」蜜露微笑地稱是。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