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部好幾天都籠罩在一片灰暗之中,因為拜風川夜與凌希寒間的不協調所賜,眾人頭疼地盯著兩人一來一往地瞪著對方,卻又不發一語。

像是現在──

「拿去!你的冰紅茶。」凌希寒立在總部樓下的吧檯裡,這邊忙、那邊忙,明明沒有人站在吧檯邊沿點東西吃,卻又雙手拿著雪克杯子,視線鮮少與面前落坐的風川若夜交接。

「喂......」風川若夜似乎察覺不對地抬頭瞄她,熟料凌希寒竟又撇開臉蛋,執意不跟他對視一秒鐘,這點讓他非常頭痛,而且還徹底地漠視他,激得他全身的刺都揚起來了,「喂!」終於,忍不住的風川若夜一個出聲大吼,嚇著了正拿起水杯倒水的凌希寒,讓她手跟著話落一滑,頓時,水杯跌落在地上碎成好幾片。

『鏗──鏘──』東西落地瞬間所發出的清脆響聲嚇得她又是將細肩一聳,風川若夜望著她沉下臉,馬上無力地隻手掩面。

凌希寒小嘴一扁,怨怪地抬眸瞥向風川若夜,「幹什麼啦!你要說話不會好好說喔!?都是你害的......」忍不住繼續叨絮著。

干我啥事啊!?

感覺掃到颱風尾的他想要仰天大呼冤枉,可是現在不行,他得把話解釋清楚才行啊!

「喂,都叫妳聽我把話給說完了啊......」

凌希寒愈想愈生氣地,忙不迭站起身來跟他大眼瞪小眼,「壺是你間接打破的,你要賠!」

風川若夜很無奈地點點頭,老婆最大,「當然!不過,妳先聽我......」正當風川若夜想要開口解釋一下兩人之前的不愉快之際,凌希寒卻固執地搖頭,捂住雙耳擺明不聽,然後逃避似的跑上樓去了,只留下了一臉錯愕非常的風川若夜。

「喂~~」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啦!」

不只風川若夜無奈又錯愕,躲在樓梯間的眾人也跟著面面相覷,不曉得這一對歡喜冤家又發生了什麼大事,不但搞得他們一頭霧水不說,還把總部弄得烏煙瘴氣的,欸......這下要怎麼收拾善了啊!?

眾人與風川若夜不約而同地一個歎息。

另一方面,遁入二樓自己的房裡頭的凌希寒很心酸地關上門板,她的房間就在距離風川若夜的房間只有不遠的幾步之遙,她真怕哪天給他逮著了。

而且,不是她完全不聽他的解釋,而是她需要靜一靜。

雖然風川若夜是在之前已經同她提過自己的不倫之戀沒有錯,但是她並未聽他說過他已然解決了繼母的問題啊!

暗自猜想中的凌希寒不甘地一個咬唇,難道會是因為風川若夜還是喜歡著自己的繼母,所以還留戀著,沒去解決這件事情嗎!?

不管怎麼說,她現在都無法以平常心去面對風川若夜,所以她誰都不見,她不能保證自己完全不哭不鬧。

人,追根究柢,是一種貪婪的動物啊!

氣悶的凌希寒把自己摔到鋪著毯子的柔軟床沿,纖手緊緊揪住床角的薄被不放。

結果,在自己房裡待了大半天的凌希寒就連晚餐都沒有下樓用,眾人擔憂地要風川若夜端著托盤上樓去,把食物帶給凌希寒,熟料她還是堅持不開門,沒辦法的他只有將盤子放在門口,然後說了一串話。

「要氣我的話別用這種不入流的方法啊!糟蹋妳的身體來氣我,這又算什麼呢!?妳若氣我就來打我幾拳嘛~~」語畢之後,門裡終究還是一片的靜默。

風川若夜忍不住再次歎了一口氣,無奈地搖首,「等妳氣消了我再說吧!」旋即離開了原地、下了樓梯,準備上呈報告去;沒辦法,大家都關心她嘛!

待他一下樓,風川若夜便被大家團團包圍住了,只有雲幻塵例外,他正站在一邊微笑地盯著眾人爭相追問情況,但是,倚在門板上偷聽的凌希寒全都聽了個清楚。

哼!那隻死狐狸竟然敢說她『不入流』!?哼哼~~~~若她平復了心情之後便有他好看的了,這隻死狐狸!

凌希寒忿怒地咬牙,隻手把枕頭拿起,然後把它當成是那隻死狐狸給摔得老遠的,再洩忿地踩它幾腳;接著動手拂去幾綹因過大動作而散落的髮絲,凌希寒覺得自己真是愛找自己麻煩,好死不死地愛上那隻笨狐狸,如果是平常人一定沒那麼難搞的......嘖!

煩悶地咬唇,轉頭回望總部窗外的夜,是那麼地闃暗,就如她的心一樣。

這幾日裡,待眾人散的散、離開的離開之後,總部清爽地只剩下了兩個人,這兩人就是風川若夜與凌希寒。

由於總部並未完全死死地規定會員們的去與留守,所以非常自由,不過自己的行動要自己負責,只有一早必須要到總部一趟,以示會員職責;而無處可去又不想回家的風川若夜就順理成章地留在總部的自己的房裡頭,當然,他的未婚妻──凌希寒也在。

不過,凌希寒似乎對他與繼母的事情非常在意,可是在短時間內他無法把所有的事同繼母揭露,因為他實在是很害怕破壞了繼母、他與父親之間的關係,事情說得簡單,承諾也可以很大方,但是去做的時候卻又絆手絆腳的。

欸......他們三人之間的糾纏不是那麼好切斷的啊......這一點他希望希寒也能明白,不過,她好像真的很介意,欸......

風川若夜動手耙著頭髮,心情紊亂的此刻卻沒想到就在他傷腦筋時候,他的未婚妻凌希寒的房裡竟然出現了一名陌生人;不過,她似乎認識他的樣子,直直地瞅著這名在凌希寒洗完澡後出現的神秘男子,驚訝。

「你是......!?」凌希寒詫異地瞪著面前的男子,沒一會兒就已經認出他的身份時,正要發出一個驚呼,但是她的半張臉蛋卻被來人一把掩住,對方還小心翼翼地吩咐她別大聲說話。

「是我沒錯......」男子這麼說著,一把揭開臉上戴著的銀面具,露出一張凌希寒熟到不能再熟的臉龐。

「妳好嗎!?」他眨眨眼。

凌希寒驚喜地微笑,「是你啊!沐風」

「妳看起來還不錯嘛!」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