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之”黑蝶蠱” 2



看著簾外的牛車車輪咿咿軋軋地駛近朱雀大路上的博雅覺得十分奇怪,怎麼現在還是白晝,晴明卻已經拉著他要去處理他剛才前不久所說的那樁事情了。

而且以現在來說,妖物亦不可能出現在像這樣明亮的白天的,轉頭的博雅擱下簾子,望著晴明臉泛笑意地搖著扇子,不打算主動說明。

反正奈不住滿頭疑問的武士一定會開口問他緣由的。

陰陽師這樣想著,微笑燦爛地綻放,沒想到武士竟如陰陽師所想般地,在下一秒鐘忽然開口了。

「晴明啊......」

果然地,如陰陽師所想的那樣,武士終於在一串沉默之後就把他的疑問問出口來了。

陰陽師微笑地回眸,覷了武士一眼,「什麼事?博雅......」

聽聞陰陽師的問句的武士忙不迭地皺起眉頭來,「你又明知故問了,晴明!你認為像現在有可能出現妖物嗎!?」

陰陽師撫掌大笑,「博雅呀~~不都跟你提過了,我在處理那件事前得先到平大人那兒去一趟嗎!?難不成你都沒聽見?呵呵......」

武士聽了,「什麼啊!你哪有…」”說”字還未脫口而出,他好像隱約想起剛才在晴明邸的窄廊下,晴明似乎提過這件事了......

欸呀!

當時他滿腦子都是在想那位大人所拜託他的事,根本沒聽清楚晴明究竟說了什麼話啊......應該是在那時候......

「如何!?想起來了嗎?」陰陽師略略低笑地以扇掩面,只餘下那雙魔魅般的細長鳳眼,眸底的笑意清晰可辨。

「想、想起來了......」武士赧紅著臉龐,小聲地回答,見他如此的陰陽師又笑了。

「博雅,這大概就是你可愛的地方吧!哈哈哈哈~~~~」陰陽師哈哈大笑,而武士給他的笑容笑得頭愈來愈低了。

大約是覺得不好意思吧!源博雅就是那種薄臉皮的人。
「你還說!晴明......」握拳低吼著的武士一併脹紅著臉,看來好不可愛。

回應他的是一串陰陽師脫口逸出的銀鈴笑聲。

「你應該沒聽清楚事情的始末吧!」陰陽師淺笑著,「我再說一次好了,事情是這樣的......」

於是,武士專心地聽著陰陽師轉述事情的來龍去脈。

同為武士一族的平家,和源家是同樣受貴族們重視的一族,奈何平家現任的主人卻與藤原一族有了些許的不合,傳聞他們與藤原家有了嫌隙,藤原家為了私怨,於是請陰陽寮中的陰陽師詛咒平家的少主。

少主擁有美貌與權力,似乎藤原一族看上了他,想讓他娶藤原一族的偏女兒,又因為少主極力反對,所以才惹怒了藤原家。

事情大概是這樣的,但由於前些日子傳出少主其實喜歡男子多於女子的謠傳,因此,平家似乎打算廢了這個少主,在家族裡另覓新的繼承人,少主的病原本就是”咒”,再加上家族的排擠,他的病又更加嚴重了。

和這位少主僅有一面之緣的陰陽師於是在少主差人的特意請求之下,答應了前往探視與幫忙。

反正他擁有權力,又是平家少主人,做個人情給他的話,以後應該可以免去不少的麻煩吧!
陰陽師是份不固定的工作,得多保些友軍才行......

所以,陰陽師與武士正準備前往平家。

在陰陽師的解釋下的武士終於知曉了原因,因而同意地說:「晴明,發生了這種事,我當然跟你一道去。」

「唔......」陰陽師微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