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之”黑蝶蠱” 6



武士張大了眼,發出驚呼。

「這......這......」武士張口結舌地一轉回眸,愕然地瞅著陰陽師那沉默的表情,極度不可思議,沒想到平家少主身上竟然佈滿了這些醜惡的黑蝶......

太令人驚訝了!

看著少主似乎不太願意再讓其他人瞧見自己身上那些東西,於是急忙將衣服拉回原位,露出苦笑,「抱歉,嚇著你們了嗎?」好像有點對他們過意不去的少主撇過秀美的臉蛋,不語。

陰陽師只是露出無聲的微笑,搖首,「不,怎麼會呢!那些蝶兒很美麗,讓少主那身白色的肌膚襯著的黑蝶更加的美麗了......相反的,一點都不難看。」氣定神閒的陰陽師這樣肯定說著,便見少主回過頭來朝他感激地一瞥。

「謝謝您,晴明大人......」楚楚的柔弱丰姿教人愛憐,眼眶含淚的模樣很是誘人;他還是第一次聽見別人讚賞他背上的醜陋印記。
雖然知道的人並不多......

武士無聲地立在一邊,終於又發話:「晴明啊......你要怎麼辦?少主所背負的咒力似乎很麻煩......」邊說著這話的武士還邊皺起眉頭,但是陰陽師不但沒有傷腦筋的表情,反而露出微笑。

「放心吧!這咒有法可解!」陰陽師微笑地說著,突然移目向外,看了一眼即將西落的夕日,輕語著:「但是我們得等到天黑,才是咒力最強的時候......」

武士與少主、阿治一併瞪眼。
「是嗎?」

「唔,等到那時候我們再來解咒吧!」陰陽師臉色很是輕鬆,好像不太引以為意這次的詭異咒語所造成的黑蝶刺背。

◎◎◎

天黑了的前不久時刻。

晴明與博雅之前就在少主寢房外的窄廊上頭坐著等待時間的流逝,等了半天的時間,期間還與少主、阿治聊天,不論是京都的事、還是文學的題材,四人皆有一堆好修養,對談如流。

就在陰陽師的沉默之後,少主突然感到背上一陣的癢,立即伸出手來按住了他背上的騷動的明顯動作卻讓其他的三人察覺,紛紛交換了一下眼神。

「唔......」少主忍住抓背的衝動,僅以手指尖頭磨蹭著隔著衣料的背,最後卻還是癢到受不了地彎身下來。

「怎麼了?」阿治著急地問著,想移向前時卻讓陰陽師阻止。

「先不要接近他......」陰陽師輕語著,趕忙踏進內室,至少主的身邊察看,暗叫一聲不妙;阿治止住了動作,僵硬著身軀看著抱胸痛苦輕吟的少主,心頭像是被什麼東西綑綁、尖刺一樣。

「好癢......唔......又好疼啊!唔啊啊......」少主咬住唇瓣,那暗自抑制的聲音突然失控地衝出了口,過大的力咬上自己的嫩唇,下唇止不住的鮮血直流,三人見了又是一陣大驚失色。

陰陽師聽見少主口中直喊著”癢”字,所以便快速地褪去少主的衣衫,發覺他的背上的那群黑蝶正扭曲著,在背上移動著......好似即將飛出少主的身體外似的!

一旁的武士和阿治見了也說不話來,愣著。

陰陽師看著在他懷裡忍著背上直來的陣陣痛楚的少主,正發出可憐的呻吟、哀叫聲音,隻手泛白地直揪著陰陽師的衣領,緊了又鬆、鬆了又緊地,甚至於還落了淚,滿臉的淚痕交錯,長睫也跟著沾上了點點的淚光。

「晴、晴明大人......啊、啊、啊......我......」

陰陽師攢眉。「糟糕,好像要跑出來了。」

阿治與武士聽了忙一怔。「跑出來!?」

「不行,數量太多了......」陰陽師臉色凝重,對著兩人這麼說之際,他懷裡的少主仰首、和著淚水大叫。

「哇啊啊啊啊啊啊──」接著,令眾人措手不及的是少主突然因此而厥了過去,黑蝶紛紛、一隻隻有如蝗蟲過境般地飛出了少主的背。

然後是三人的驚呼聲。「哇啊啊啊......」

「晴明!」武士率先大吼,下意識地拔刀揮蝶。

「晴明大人!」阿治以雙臂抵擋著遮目的成群黑蝶。

陰陽師眉一皺,隨即掏出一張符紙,但是正好逢黑蝶群全數散去,三人訝異地停止了各自的防禦動作,訝然地瞅著自榻上爬起的少主,伴著黑蝶群。

黑蝶將少主包圍在心點內,似乎在保護著他般,但是那被一堆蝶兒保護的詭異畫面都教三人覺得奇異,另外,少主也好像失去了自己的意志了,那無焦的雙瞳大睜著。

最後,少主背過身,一步步地踏出了內室,三人又各是一訝異。
「少主!」阿治擔憂地叫出聲,但是少主並未因此而停下來,彷彿不認識他般地直邁出房外。

「這個給你,先瞞著大家......」陰陽師將符紙化成另一位少主的模樣交給阿治,阿治因而嚇了一大跳。
「晴明大人......這、這是......」

「替身,你先擋著。」陰陽師淡語著,「別讓這個紙少主接近水、火,我們會想辦法把真的少主帶回來的!」

「喔、喔......」待阿治點頭照辦後,陰陽師與武士立即追了出門......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