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之”黑蝶蠱” 7 終



暗夜的朱雀大路上頭不見半條人影或是聲音。

只有偶爾經過的涼風呼呼地吹襲而過,還有追擊黑蝶群與平家少主身影的兩個人,陰陽師與武士的呼息聲。

「似乎在前方!」這麼低語著的陰陽師往前一指,那抹在黑夜裡頭不甚清楚的纖細人影應該就是先前跑出平家的少主。

只是為何呢!?難道這黑蝶咒......

陰陽師沉吟著,再抬首時,少主的身影已經快要消逝於他們的視線中。

「晴明,他要上哪兒去啊?」武士質疑地問著,瞥了陰陽師一眼,晴明好像也不太清楚少主即將去的目的地。

「不知道,我們還是跟去看看吧!」陰陽師語畢之後便邁開腳步往前而去,武士跟在一旁;跟著、跟著,兩個人隨著少主在路上緩慢地行走,不時地盯著他仰首高呼著:”獵物在哪裡”的可怕模樣發愣,而且還喊著要吸”血”......

「啊啊啊......獵物在哪裡......在哪裡啊?」對某種事物的饑渴已經快將他逼瘋了,因而,年輕男子只得在無法得到的情況之下抱頭悶吼,那種帶著猙獰的詭異表情在夜深的大路上看來頂像是是鬼的化身。

令人毛骨悚然。

終於,男子發狂地朝黑得不見五指的天際大吼──
「嗚啊啊啊啊啊啊────血啊!我要血啊──」

陰陽師與武士大怔,原來朱雀大路上,那名在半夜鬼叫的人竟然是......

平家少主!

可是少主是中了詛咒才會性情大變的,所以他們必須想個辦法,看來,這件事情有點棘手......

「晴明......」不知如何是好的武士為難地回頭瞅著沉默的陰陽師瞧,「怎麼辦?沒想到那個發出鬼叫聲的人竟然是少主。」

「不怎麼辦,博雅,他要走了!」陰陽師搖頭,指著少主往前奔走的身影,看著他走出了皇宮的勢力範圍,朝郊外而去。
「快走吧!他或許要我們跟上去。」

武士點頭。「走!」

「走。」

◎◎◎

結果,少主奔到皇宮郊外的一處破房子裡頭,大門已經頹圮與多處毀壞,旁邊的土牆也已經露出裡頭的石磚,雜草叢生,待陰陽師與武士隨之進門後,忍不住大呼一句。

「道滿大人!?」

蘆屋道滿微微咧出一口黃牙,向著來者打了個招呼,臥躺於房子裡頭一塊像是臥室的地方,底下還鋪了蓆子,自屋頂的破洞所射下的月光照在道滿身上,看得出他還是穿著一身的破爛公卿便服,身邊還擱著幾瓶酒和酒碟子。

「好久不見了,晴明,你看起來還是那麼美麗,哈哈......」

平家少主就站在道滿身旁。

陰陽師疑惑,但是還是同道滿打了招呼回禮,「道滿大人,您為何在這兒?」

道滿咕唧地笑了出來,「吾人在這兒是為了工作啊!藤原一族委託吾人工作......」

陰陽師恍然大悟,是嗎......

看來謠言傳說藤原一族找了陰陽寮中的陰陽師詛咒平家,那並非是實情囉!?沒想到謠言也有誤傳的時候......
「那麼您打算怎麼辦!?」

道滿哈哈大笑,「這樣吧!晴明,只要你今晚留下來陪吾人喝酒聊天的話,吾人就放過平家少主?這個交易如何?」

陰陽師佯裝著思考了一下,便緩慢點頭接受了這個提議,「好吧!道滿大人,就如您所願,這樣一來我也比較輕鬆......」晴明微笑地坐到道滿身邊。

「你也一起過來吧!」道滿也朝呆滯的武士招招手,沒發覺事情已經在陰師與道滿的協議與交換條件下被解決了。

「啊?我嗎?」

「廢話!」道滿大笑,轉頭,「喂~~晴明啊,你家的呆武士欠缺調教喔......」

陰陽師不語。

「小子,快過來坐吧!遲了的話,你可是沒酒喝了喔!」道滿這樣說著,瞥著晴明已然很自動地拿過一邊的酒瓶斟起酒來了。

「請用,道滿大人......」

「喂~~等我啦......」武士趕緊奔過去。

三個人就在這樣縹緲的月輪之下喝著美酒、聽著武士吹的美妙笛聲至天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