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妳怎麼知道他就是傳說中的頭頭──雲幻塵啊!?」龍逍遙一邊咬著糖果,一邊回頭驚問那位正坐在吧檯前方悠然自得的凌希寒,想自她口裡得到正確解答;但是,凌希寒只扔給他一枚『你是笨蛋嗎?』的白眼,托著腮微笑地吐出一句挖苦人的話。

「你沒看見幻塵的胸口上別著一個識別證嗎!?那上頭就寫了『愛心服務員  雲幻塵』啊!」凌希寒淡淡地說著,不客氣地伸手指向人家的胸前。

每個月,吧檯都會有一位值星的人負責解他們的渴,而這個月恰好輪到了雲幻塵出現而已,真不曉得這群人是在大驚小怪些什麼的。

雷隱塵與幾個人一陣靜默,然後懷疑地瞥向後頭雙手環胸、露出惡魔的微笑的狡猾狐狸──風川若夜 直瞧。

......該不會連他也知道了吧!?

眾人的疑問只敢放在心底而不敢問出口,因為他們太過了解那隻狐狸了!若按照先前不知道這隻狐狸的惡劣行徑就這樣毫無防備地問出口的話只會招來一頓免費的嘲弄。

「我知道你們想問什麼,不過,就算我說了你們也不信!」風川若夜撇嘴,「我見過的那位『雲幻塵』並不是現在的這一位。再怎麼說,我當時見他的時候才十幾歲,那時的他已有三十多歲的,推論而來,現在的雲幻塵不可能還像他這樣年輕......」

眾人狐疑地覷向風川若夜。

「可是,狐狸啊......」龍逍遙覺得哪裡似乎不太對勁,疑惑問道:「那麼他又是誰啊!?既然不是當時的雲幻塵的話......」瞥著尹君洛也跟著他一起皺眉頭了,他覺得這個迷思是愈滾愈大。

怎麼一件簡單的事情被他們弄得這麼模糊啊......

「『雲幻塵』只是個代表性的名稱罷了!」雷隱塵忍不住跳出來解釋,其實他剛才只是在驚訝為何雲幻塵會在這種時刻到總部來罷了,並非是因為不了解內情,因為在總部裡頭還不知道又沒見過雲幻塵的人只有尹君洛、龍逍遙;然而,身為五君之一的龍君靈是例外的一個,他是有聽過、但沒見過,因為他的二哥龍君聖恰巧認識現任的雲幻塵。

這一串解釋終於讓眾人明白了,登時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凌希寒在一邊等得不耐煩了,用手拍著石桌的樣子很像是在生氣,她一瞥向雲幻塵,道:「抱歉,幻塵,我的奶茶應該上來了吧!?」

「啊!好、好......」雲幻塵仍然維持著那張不變的笑容。

風川若夜覺得奇怪地一瞥向凌希寒,趁著雲幻塵在調熱飲時拉過她,悄聲問:「難道妳早就認識他了嗎!?」

「我們是見過一次啊!」凌希寒跟狐狸咬起耳朵來了,「不過是在遠距離啦!」

風川若夜挑眉,「又是妳哥引見的吧!?」那個雞婆男。

「不是啦!有天我去找我哥的時候,剛好遇到他的朋友來訪,他的人好像很親切,因為只要看他替聖君整理領帶就知道了......」她微笑。

「是嗎......」風川若夜狐疑起來,「妳喜歡他!?」

「哪有啊!只是略有好感罷了。」她笑了笑,動手接過幻塵替自己調好的奶茶,滿足地喝了起來,還對著他微笑:「幻塵,你的手藝真不錯......」

「謝謝!能為漂亮的人服務是我的榮幸。」雲幻塵綻出一抹極優雅的笑容,電得眾人又暈陶陶的。

風川若夜看著兩人你來我往的,他的心情真是糟透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