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凌希寒交談過後,風川若夜以最快速度前往凌雲門去找人算帳;不久前,剛自凌雲門飆回來的風川若夜緊緊攢起了眉峰,一腳忿忿踢開自己房門。

他這一趟原本是打算要去見見雲幻塵順便質問他一下的,但是偏偏讓凌傲日給攔下,說什麼雲幻塵目前根本不在凌雲門裡頭;他知道凌傲日沒必要騙他,可是他還是難以消氣。

身為總部的最高負責人竟然一天到晚都見不到他的人影,來無影、去無蹤之外,還老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喔,不!雲幻塵根本是連頭都沒讓他們看見,這點讓他實在是很生氣!

風川若夜大大不悅地蹙著眉。

還有,凌傲日居然只為了凌希寒的終身大事才要她回到凌雲門內去報到,還說要替她安排幾個相親人選,要他不要干涉他們兄妹的事情,那副嘴臉真是讓他看得差些氣岔於地!

他不懂,難道就只因為這樣小的原因才要凌希寒回到凌雲門去嗎!?

怒氣一飆上心頭來的風川若夜忍不住胸裡狂竄的火氣,一拳擊打在無辜的桌上,而後聽得一聲好大的砰然巨響,當場震醒了自己,也讓他稍微地冷靜了下來。

風川若夜抿抿唇,他到底在生什麼氣啊!?凌傲日要召回自己的親小妹,替她安排老公人選,他在急些什麼、又氣些什麼了!?就算凌傲日要把凌希寒嫁給別人那也不關他的事啊!?他們之間又沒有什麼關係......

撫額頭痛地思考著的風川若夜想到這裡,忽然一驚地聳肩。

對!就因為他們沒有關係啊,該死!

微瞇著眼瞳的風川若夜不甘心地咬咬唇瓣,挫折地垂著頭,搞不清楚他究竟是在什麼時候跌得這麼深的,因為他現在竟然有種想阻止這一切的衝動,並且宣告凌希寒是他一個人的!

她是他一個人的!

悶悶地替自己打開房裡的小冰箱,爾後伸手端出二杯冰涼的英國式玫瑰花茶,風川若夜頓時覺得心頭好煩悶,覷了眼手中的二杯冰飲,他略微正了正心神,心想大概在等一會兒之後又有人前來拜訪他了。

風川若夜暫時將自己摔進柔軟的沙發中躺臥著,耐不住地仰首向半空中輕輕吐了一口大氣,難道他得眼睜睜地見凌希寒離開這裡嗎!?
而他是否該如凌傲日所說的:『反正希寒在回凌雲門之前,我會讓總部的人先替她辦一場餞別歡送會的。』,而想出一個留下她的方法!?

因為凌傲日那傢伙說了:『只要你能留下她我就沒有異議。』他邊說著還邊帶著一抹奇怪的微笑,聳聳肩。

風川若夜半垂著眼,他已經答應父親帶她回去吃頓晚餐了,如果沒有完成父親的希望,想必他一定會很失望的......

思及此的風川若倏然大睜著眼瞳,對喔!他還有這一個極佳的藉口啊!

此時,已在門外久立的雷隱塵微微露出了一抹笑意;看來,這隻狐狸還不笨嘛!害他還替他擔心了一下。

「風川。」雷隱塵緩緩地出聲,然後看著風川若夜回過頭來望著他。

「原來是你啊。」轉轉瞳眸,風川若夜的唇邊因為剛才解決了自己的困擾後,而逸出的一抹令人動容的笑顏。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