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玄武祠” 卷 8




突然轉身的陰陽師在博雅的驚訝注目下踱向堂門口去。

「晴明!」博雅也馬上跟了過去,隨著陰陽師來到了玄武祠的大門口前的廣闊院落,腳下踏著混著泥塵的石板路,不明所以地看著陰陽師唇邊唸唸有詞,對著空然的前方施著咒語,隱約間還能見到一絲的銀藍色光芒。

「你在做什麼?晴明......」

沒有回答他的陰陽師逕自進行著自己的施咒,唇邊的音一頓,立即地,博雅在什麼都望不清的半空中聽見一聲哀叫。

「啊啊......好疼啊!唔哦哦喔......」那似鬼魅的叫聲教博雅不禁抖落了一身的疙瘩,看著晴明豎起手指來唸咒。

陰陽師一揮袖,低緩沉靜地對著空氣道:「說不說?」

好半天沒有聲音。

陰陽師跟著不耐,他手指往上一揚,再度喝問:「說還是不說?」

群鬼在那名被陰陽師擒伏的男鬼後頭猛然搖頭。

「不能說!」

「我們還要報復藤原一族......」

「是呀!」

「沒有錯!絕對不說啊......」

陰陽師皺眉:「冤冤相報何時了?不如拋怨恨歸天......」

手一揮、身一轉,陰陽師舞著,怨魂跟著舞著,五芒星的光芒出現,將所有的怨靈們緊緊地包裹住,一陣哀叫聲四起,博雅漸漸地看清楚在陰陽師的五芒星中的是那些平凡人所看不見的幽靈。

「我再問,玄武的雙眼呢!?」陰陽師微喘息。

「你慢慢找吧!臭陰陽師......」

「慢慢找啊!」

「是呀!呵呵呵呵!」

陰陽師不再仁慈,摧動咒語,讓眾怨靈在星芒中升天。

「破!」

好半晌,陰陽師才收回手,茫然;為何人類總是這樣死心眼?為何總是執著一物?

太多的為何了......數不清是什麼的原因。

陰陽師無措地攏緊衣袖,以防天冷襲身而來的冷風。

望了黑夜的空好半天才收回視線的陰陽師驀然回眸瞥了博雅一眼,「走吧!我們四處找找......或許有什麼收穫......」

「唔......嗯......」博雅瞅了陰陽師一眼在他臉上的失落與害怕被瞧見的思緒而在瞬間收了起來,點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