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過了許久......

「請妳放手。」被壓制在地上的安倍恭平不悅地皺著眉頭,表情無奈地仰首瞅著那年長的女官此時正一手抓住他的胳臂、另外一手卻緊緊地扯住了他的衣襟不放,大有要將他剝光的意味。

以一種曖昧姿勢疊在安倍恭平的身上的女官仍舊沒有向他妥協,面色正經地開口說:「請您合作點,安倍大人。」

安倍恭平瞬間蹙攏了眉心,用著沒有被壓住的左手持續沉默地反抗著:「......」

女官見狀,也跟著皺起眉頭來,委婉的語氣中帶著一抹鋼鐵般的堅持:「安倍大人,妾身說過了,這是殿下的命令。」

事關自己的人身安危,安倍恭平怎麼也不願意就此放手,遂以肅冷的面孔無言地告訴女官,自己絕對不會妥協的意思:「儘管這是殿下的命令,也恕安倍無法遵守!」

「您──」

安倍恭平冷冷地挑起一道眉,女官不禁為此感到一絲的氣餒。

這個陰陽師的個性實在是真的很固執,不知道她尊貴的殿下為何會看上這個人......

「您真的是不知好歹!」

「安倍的確是不知好歹。就請妳和東宮殿下說安倍恕難從命吧!」冷淡地語畢之後,安倍恭平再也忍耐不住那將他制住的重量,於是使勁地翻過了身,只見女官被他甩在地上,他卻連看都沒有看一眼,就這麼自地上爬了起來,準備走向紙門。

原本這一切都很順利的,但是他沒有想到那跌趴在地的女官不服氣地將牙根一咬,迅速地伸出手來扯住他的腳踝,接著用力一拉。

安倍恭平馬上摔倒在地,而且還是臉蛋朝下的姿勢;接著,他只感覺到臉上一熱,整張臉因為和地面有了親密的接觸而立即不自然地泛紅。

「妳......」被如此無禮地對待,他忍不住咬咬牙,沉聲。

女官面色不霽地說出這句略帶一抹威脅的話:「請您合作點,安倍大人。不然等會兒殿下來了,您絕對沒有好果子可以吃......」

安倍恭平的眼神往下一沉,當下在心底詛咒起來。

他從來沒有像在這一刻如此痛恨權利與地位的束縛的時候!

「我安倍恭平也不是你們可以隨意戲弄的人。」在發覺自己的烏帽因為剛才不斷的掙扎而鬆脫,使得那一頭長長如瀑的烏髮披肩而下之時,他終於生氣了。

女官見他神色認真到看來有些威脅與侵略性,這才要知道害怕地抖了起來,畢竟她眼前的這個男人可不是個普通人,而是擁有法力的陰陽師。

安倍恭平立即從地上爬了起來,神態倔傲而冷然。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