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玄武祠” 卷 6




青龍載著陰師與武士兩人騰空飛天,陣陣冷風急速地自他們頰邊颳過,陰陽師的白色衣袖與衣角都隨風飄揚,使得後座的博雅望不見晴明的側臉。

也不知道晴明究竟打算怎麼辦......

「晴......晴明......」博雅正啟口之際,卻被重重撲向前來的冷風給堵住了嘴,那股強勢的力使得博雅無法順利開口詢問,但是一向敏銳的陰陽師連忙側首,眼角微勾地瞄向博雅。

「什麼事?」

博雅被陰陽師突如其來的回眸給嚇著了,也能說是一時沉浸在晴明臉上那朵似笑非笑的笑靨裡頭,好半天無言。

見博雅沒有回答自己的陰陽師不以為忤地再調過頭去,不再分心地直直望著青龍飛越的前方,呼道:「青龍,下方!!」

青龍應命低身飛下,將他們安全地送到地面上為止,陰陽師跨下青龍背上,仰首笑得燦爛:「下來吧!博雅......」伸出手來的陰陽師對著還坐在上頭的博雅道。

「啊?喔......」沉浸自己思緒中的呆武士終於回神來,見晴明伸出的纖掌,把手放到他手中,然後順勢躍下。

陰陽師微笑。「青龍,退......」這樣唸著的晴明在博雅的呆愣間,將青龍揮退。

「我們到了喔!博雅......」再轉回眸的陰陽師巧笑,攤開紙扇搖晃著。

「咦?」

「你看!」陰陽師見呆武士還不明白,只好再度闔上扇柄,用扇子遙指著前方的一座破舊的建築物,是座祭拜神靈的宗祠。

武士望著,踱了幾步向前,懷疑地瞪視著這座已經荒廢許久、石碑損毀,門口兩處的石獸已經失蹤,簷前掛著破敗的兩只紙燈籠的大門驚呼。

「就是這兒嗎?不過,這兒與藤原氏族有何關係啊!?」想不通透的博雅一時皺著眉頭。

「關係可大著呢!博雅......」陰陽師揮扇微笑道,隨即收回遠望的視線,拉起衣襬就隨步走進這座祠的大門裡......

「晴明啊!等我......」眼見陰陽師已經走遠了的呆武士也連忙跟上前去,他不想一個人留在黑得與什麼似的的大門口啊......
「等等我啊──!」

陰陽師進入門裡,看見內裡的兩扇大門已經歪斜,還掉了漆。

走在長長的舊廊板上,陰陽師輕手輕腳地,讓隨後的博雅也能跟著他的腳步直走,所以他放慢了自己的速度,並不時地回眸察看,確定博雅還在他身後。

「小心點啊......」陰陽師那聲輕吟囑咐迴盪在空無一人的黑暗廊上,聽來卻像是如鬼魅一般的低語,嚇得博雅一愣一愣的,腳下一抖顫的博雅就這樣踏進了已經有了個大洞的破碎廊板裡──

「啊、啊、啊──」博雅膽小地發出驚叫聲音,陰陽師馬上回過頭來一探看,原來是博雅自己踩進了已腐壞的廊板裡頭,身高足足矮了他半截,那滑稽的模樣使得陰陽師輕笑。

「哈哈哈哈......你趕緊起來吧!不是叫你留意了嗎?」陰陽師繼續悶笑著,看著博雅因他的提醒而紅了整張臉地自陷阱底爬上來了。

「還笑啊!晴明!」博雅尷尬地低吼著。

「是是是──不笑......我不笑......」陰陽師雖是如此地說著,但還是難以止住自己滿腔的泛濫笑意,因此用摺扇掩住自己的半張臉笑得開懷。

「哼......」博雅不悅地輕哼。

「到了前祠堂了。」陰陽師與武士走了沒多久後,廊道的盡頭便是主祭祀的地方,於是,陰陽師停了下來。

「呃......」

隨即地,陰陽師唸了一串咒語,然後自他的指間竄出一道火光,微微照亮了兩人四周。

待他們看清周圍時,兩人的臉色不約而同地一悚。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