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玄武祠” 卷 4




夜晚,寒風陣陣地在空中翻攪、齊湧。

陰陽師與武士在傍晚近夜時到達京城外、由藤原一族新買下的這塊土地上,這兒荒蕪人煙,只有一片接著一片的稀疏林子與幾處不怎麼茂盛的草叢,他們在一下了牛車後便讓侍從在最前方等著,自己則是往林子裡頭走進去。

林子沒了的這一處是個空曠之地,這兒更是什麼都沒有,只有稀疏的幾處雜草叢生,連個村子或是建築物都沒看見,陰陽師沉默地思考了一會兒,仍然與武士互視一眼後就又繼續往前走了。

「喂~~晴明啊......」吹著冷風,武士忍不住開口喚住前方的好友,「我們還得走多久啊?」

聞言的陰陽師僅是回眸對著武士微笑,「放心吧!這兒的妖魔鬼怪不敢靠近你的......」話意泛著空洞與清冷,輕鬆地說著會讓人害怕得縮進被窩裡頭的話的陰陽師在見到武士那因他的一句戲言而變得更凝重的臉色,忙不迭地笑出聲。

「哈哈哈哈!反正你就跟著我走就是了......」博雅果然還是膽小啊......
這樣邊微笑邊想著的陰陽師笑瞇了眼。

博雅害怕地縮著肩,隨著陰陽師緩慢的步伐往前進,也在快速黑去的黑夜中燃起火把當作是照明物,照亮前方的路,腳步亦步亦趨地。
「走慢點,晴明......」

陰陽師沒有回頭,只是暗地裡露出無聲的微笑。「跟好,博雅......」

過了沒有多久的時間,陰陽師的腳步跟著一頓,身後的博雅察覺了,也隨之頓下步履,高舉著火把疑問:「晴明啊,怎麼了嗎!?」

陰陽師回頭,那張被火光照得微微發亮的絕色臉龐笑容大大咧開,「博雅啊,我想我們可慘了......」話意朦朧的陰陽師看著博雅瞪眼朝他望來,似乎很是驚訝。

「啊......?」博雅一愣,下文還未說出的同時間,陰陽師與武士立即腳下一鬆,雙雙跌入一個大土窟中。

「哎唷喂呀!」博雅只感覺身體一輕,接著是一陣風颳過臉頰,然後再來是應聲摔了個四腳朝天,疼得他差些飆出眼淚來了。

武士重重地摔到窟底了,但是他皮粗肉厚的,疼痛是減緩了一點點......
可,身軀纖細瘦弱的晴明也一同掉了下來啊!

呆武士這才想起,陰陽師不是也一起落地了,但是怎麼沒聽見他疼得哀叫的聲音呢!?

「晴明!?」急著回頭的呆武士喊著,聲音在窟底迴盪,那聲聲驚訝疑問的嗓音還帶了點害怕。

「你......你這呆子!」陰陽師細細的聲音傳來,博雅發現這是晴明的聲音沒有錯,但四處望了望,就是沒見到人影。

晴明咧!?人咧??

滿頭問號的博雅起身,然後彎身探看,這才發現原來陰陽師正呈大字型趴地,臉孔朝上,正以殺人般的目光瞪著居高臨下望著他的自己。

「原來你在這裡啊......」博雅趕緊攙扶起快被壓壞的陰陽師,邊笑得很尷尬。

晴明做啥死瞪著他呢......難道他剛才做錯了什麼嗎!?

「我剛剛在你下面......」陰陽師瞪了眼遲鈍又沒反應的呆武士,自己扶著腰際推開博雅的手,他不需要人當柺仗。

「啊!?你說什麼啊......晴明?」博雅一頭霧水,不懂晴明所說的『下面』是指什麼。

最後,陰陽師歎了一口氣,瞥了眼茫然的武士,他決定當作什麼都沒發生。

「我是說,我們得想辦法上去......」望了眼土窟上方的黑色洞口的陰陽師又歎息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