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李翔麟望向他,神情顯得複雜和百轉千折:「鳳雛,你以為你能夠隱瞞我多久!?或者說......難道你以為自己換了個名字,我就會不知道你就是我娘親的手帕交的兒子嗎!?」如果他一開始就認得鳳雛就是他要找的那個人的話,他也就不會讓鳳雛流落青樓讓他人任意輕薄了!

面色瞬間一轉,李翔麟抿起唇來,見到鳳雛怔然地抬眼覷著他,不發一言地沉默著。

原來他都已經知道了......

見南天昭不答,終究是拿他沒輒的李翔麟忍不住彎腰靠近他有些驚訝的臉龐,表情愛憐地伸出手來,覆上了他的頰,說:「鳳雛,不管你是南天昭還是鳳雛,我都接受的。」

南天昭立即驚愕地瞪瞠著雙眸,愣愣地看著李翔麟緩慢地拾起他的纖手,接著放在他的臉頰上頭輕輕摩挲:「為什麼你什麼都不對我說,鳳雛!?」

「......」南天昭的心,因為李翔麟此時的親暱行為而毫不規律地跳動著。

沒有即時得到回應,李翔麟抬眼,定定地瞅著他輕喚一聲:「鳳雛......」

被那句呼喚在頓時擾亂了心神的南天昭,忍不住在赧顏之後撇過頭去,躲避起李翔麟那雙過度溫柔的目光,嗓音一陣澀然:「......那些都是陳年舊事了。」

李翔麟接著說:「然而我卻無法忘記當時的你。」看著南天昭面色愕然地回頭來,他忍不住嘆氣了,「鳳雛,雖然你可能已經不記得我們當初的那個吻,但是我卻記憶猶新......」眼神底部燃燒著熱情與溫暖,李翔麟本想更加親近眼前的人兒,但是又害怕被他給拒絕,因而不敢妄動。

南天昭當場脹紅了臉,忍不住結巴起來:「什、什麼吻!?我根本就不記得......」

李翔麟嘆息,提醒道:「那時候你躲在樹上睡覺,還記得嗎!?」

南天昭頓了頓,在腦海中搜尋片段的記憶,發現的確有這麼一回事,難道那個時候李翔麟對他......

「你......」

「你當時還軟軟地靠在我懷裡,那個吻有如春天櫻瓣一樣......」

望見李翔麟那雙始終盯著自己的熾熱眸光,南天昭很不自在地撇過頭去,「我沒有......」

李翔麟微笑地回想道:「當時你將我想成了你的娘親,整個人就像隻小貓一樣地蹭了過來。」

十分尷尬的南天昭馬上反駁地出聲低叫著:「你胡說──」難不成他是指他自己對他投懷送抱!?這絕對不可能的......

「那時的你在作夢。」李翔麟見他尷尬了,連忙說;南天昭挪回視線,見他雙眼眨都不眨地看著自己,當下又轉過頭去。

「鳳雛,既然你又回到了這裡,為什麼你不主動與我相認!?」說到最後,李翔麟的語氣是帶了點責備與愛憐的情緒,讓南天昭立即回眸過來。

「......我覺得沒有這個必要。你是王爺,而我只是個低下的平民......」南天昭咬咬唇,在他逼視的眸光下,驀然地垂下了眼睫,蓋住了眼底裡的那抹自卑。

李翔麟表情一變,不悅地低聲叫道:「鳳雛!」望著南天昭再度躲避起自己的眼神,雖然感到些許不快,但是無法對南天昭動怒的他禁不住嘆氣,最後莫可奈何地傾身、細心地避開了他身上的傷處,伸手將他輕輕地摟住。

南天昭原本溫軟的身軀隨之一僵,開口低呼一聲:「王爺!?」

「鳳雛,我再不准你老是貶低你自己了,你總是拿這些來當作是推拒我的藉口。」

南天昭立即垂下眼,即使李翔麟對他這麼說,卻也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我如果在乎這些,我就不會讓飛鳳和你進到王府來了!」仍然沒有聽見南天昭給他一個滿意的回應,李翔麟於是略微氣憤地說。

「王爺......」南天昭本欲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讓李翔麟微微地推了開,接著他便驚愕地瞪大了雙眼,看著突然在他眼前近距離放大的那張俊顏發愣,瞬間感到唇上一暖:「唔!?」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