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陰陽水" 卷 3




陰陽師給眾人領著要去西井的途中,一名村婦急急忙忙、張惶無措又掉著淚水趕至一群人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對著陰陽師跪倒在地,慌亂地磕著頭,那不輕的力道使得村婦原本雪白的額際都給石地上的沙塵與落葉給沾污,她一邊哽咽一邊求助。

「求求您,陰陽師大人,求您救救被妖物擄走的孩子......嗚嗚......我那可憐的孩子他......他就在西井邊被妖物抓住了腳,他爹......嗚......他爹正拉著他,不讓他被抓去......」

陰陽師大皺其眉,眼看天就要完全黑了,他攙扶起婦人,對著她道:「在哪兒!?......」隨著婦人嗚咽地指著前方不遠處的陰陽師連忙自眾人眼前起腳奔出,邊呼了一聲。

「蜜蟲──帶他們到安全的地方......」

倏地,自二戶人家的茅舍間相隔的黑暗區塊間奔出一抹纖影,那正是陰陽師的『式』,名喚蜜蟲。

她的霍然出現似乎還嚇到了好多位村民,因為眾人皆用著奇異的眸光望向她的主人─陰陽師。

那聲如輕風緩盪的喃語讓蜜蟲跟著點頭頷首,道了聲『是』之後便領著不解與害怕的眾人離開原地,但還是有幾個好奇的村民在蜜蟲的引領下,仍對著陰陽師離去的反方向探頭探腦的。

「各位,請跟我來......」

蜜蟲盡職地聽了主人的命令,讓村民們待在鎮上往外通聯的鎮門口,集合了眾人的她將主權交還給鎮長之後,自己便又回到陰陽師離去的那地點,跟著主人的身後而去。

◎◎◎

晦暗不明的天際。

陰陽師連連拔足奔至了西井,就見一名中年男子雙手死命拉住一個男童的雙腳,男童的衣襟被西井裡伸出的一隻白骨爪子扯住,男童因為兩方間的僵持不下而被痛扯著身體,正發出一長串激烈哭叫。

「爹──爹啊──好痛!我好痛啊......嗚嗚......不要......嗚嗚嗚......」

陰陽師見狀,細眉一兜,不慌不忙地將施了法的手執木檜扇扔出,擲中了妖物的利爪,眼見妖物的爪子往井中一收,鬆開了對男童的箝制,好像聽得牠痛叫一聲。

中年人與男童就這麼跌到佈滿灰塵的地上,轉頭看見了陰陽師正對著他們露出一抹微笑,淚水霎時止住了,「請問......您是?」

話都還沒問完的男子卻被陰陽師開口催促:「快走,去鎮長那兒,這裡很危險......」

男子就這樣被陰陽師趕離原地,帶著孩子趕緊往東井的方向狂奔而去,陰陽師則心平氣靜地面對著西井,啟口。

「出來......」陰陽師一喝,但是等了好半天,西井都沒有半點動靜,這讓陰陽師很傷腦筋,看來牠是不打算自動出現了......

於是,陰陽師只好摸黑地點著了火光,走近探查。

陰陽師往下一低首,就著手中的火光看清了西井真的不尋常,西井中的水竟然是渾濁的,但是令他覺得奇怪的是為何沒有看見據村民所說的井水被染紅了的模樣呢!?

沉默的半晌的陰陽師懷疑地盯著井水出神,不意地,水井中竟往上噴出了好幾道的井水,澆熄了陰陽師手中的火光,也噴得陰陽師一身的溼漉,眼睛暫時睜不開了。

接著,一道怪笑聲逐一而起,繞著陰陽師四周打轉,迴盪不去的聲聲刺耳教人毛骨悚然。

「呵呵呵呵──呵、呵、呵......不知死活......不知死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