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鬼夜叉 2


晴明邸。

不多時候,原先那些飄散於穹蒼的煙霧緩慢散去,接著的,天際邊慢慢露出幾抹的金光,那道道耀眼的光束垂直照下,原來颯冷的感覺因為光所帶來的溫暖而消失殆盡了。

木條板廊上坐著兩抹身影,一白一黑,那白衣人端著一抹淺淺的微笑、紅唇微噘起的模樣似乎是心情不錯;而黑衣男子可就沒有白衣男子的這樣悠哉,他的臉龐淨是一臉的猶豫之色。

廊道上頭放兩枚托盤於兩個人的身前,素陶盤子上各放著一瓶酒與一個酒碟子,白衣人的酒碟子已然空了,黑衣人的卻還是滿著的,沒有動靜。

露出一抹恬靜淺笑的式神─蜜蟲正坐於廊道邊上,傾耳靜聽著主人與黑衣男子的交談聲,因為她是陰陽師─安倍晴明所操縱的式神,也就是廊上坐著的那抹白衣人,平安京的第一陰陽師。

「喂...晴明啊!」黑衣男子耐不住性子說話了,「你應該知道吧...?」

陰陽師只是悠然地拿過擱於廊上的酒瓶,替自己倒著酒,垂首的丹唇邊漾出淺笑,「知道什麼呢!?博雅...」

博雅一個瞪眼,「就是最近在朱雀大路上發生多起的怪異事件嘛!有人說是看到無頭鬼,又有人說是一名女妖,或者是個鬼強盜...你不覺得這太奇怪了嗎!?」說到奇怪處便以手打擊身邊的木板條。

而這名以單手拍打廊板的武士─源博雅便是陰陽師的知心好友兼酒伴,是陰陽師唯一能真心相待的男子。

陰陽師把唇一噘,緩緩抬首:「那有什麼好奇怪的啊?其實”咒”就是如此啊...」

博雅皺眉、豎眼,「你不要再跟我提”咒”了!好不容易我才說到事情的重點而已,卻這樣被你一個打斷了...」

陰陽師呵笑,手上的動作隨著話尾停了下來,把酒瓶再放回原位:「那可真是抱歉了,博雅...」

「晴明,跟別人道歉的時候,你都是這樣的表情嗎!?」博雅不滿。

「並不是...」陰陽師止笑地瞇眼來,攏袖妥協,「好吧!我正經地跟你抱歉...博雅...」

博雅這才點頭,繼續:「其實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大家的說法都不盡相同呢?那些大人們所看到的東西似乎不太一樣啊...」

彎唇一笑的陰陽師只是靜靜地聽著,並不反駁地垂睫,眼角卻意外地瞄見一隻黑色的蜚蠊停在廊道的邊緣旁,不動,那在陽光底下泛著油亮的光芒的純黑羽翼和那對觸鬚與毛腳皆教陰陽師一個蹙緊細眉,不悅地以扇半掩面。

「博雅...」輕喃一喚的陰陽師喚回了武士的神遊,朝他望來的眼角有抹不解,陰陽師於是勉強地扯著唇角笑笑,「麻煩你在說怪事之前先替我做事吧!」

「什麼事?」

望住博雅表情的愕然之後,陰陽師以扇遮掩住半張臉,露出一對鳳眸,左臂指向停佇在廊道上頭的那隻蜚蠊,「麻煩你將牠趕走...」

「喔...」博雅呆呆地望向地緣邊的那隻蜚蠊,雖說晴明要他去趕走牠,但是一時間他也想不到什麼好辦法,於是靈光一動地一個拔出腰間的刀,以刀揮趕那隻蜚蠊。

陰陽師望著博雅那於原地一揮空、二揮空的僵硬呆板動作,先是愕然後地一個撇首、以扇遮面,然後只見他的肩膀隨著一聳一聳的,似乎是在忍笑;就連一旁的蜜蟲也是睜著好奇的眸光望著博雅趕蟲,只是那蟲理都不理他的繼續留在原地,讓博雅揮刀揮得滿頭大汗。

「喂,晴明啊!這其實是你的式神吧!?呼、呼...牠趕都趕不走...」抱怨。

兩人已經吞忍不住地,「唔...哈哈哈哈...」終於忍不住滿腹笑意的陰陽師與蜜蟲皆捧著肚腹、縱聲大笑了。

博雅不悅地噘嘴,真過份...

眼角快溢出淚水的陰陽師只能斷續地道:「哈哈哈哈...”咒”...果、果然...哈哈...很奇妙...」

「別跟我說”咒”啦!」博雅放棄又無可奈何地把刀插回腰間,滿頭汗溼的他望了一眼那不動的蟲後再回坐,「晴明,你真是太過份了!我幫你趕蟲,你卻笑得這麼大聲...」

「對...對不起,博雅,呵呵...」陰陽師仍然笑得很燦爛,「我只是在想,這世界的”咒”果然很奇妙啊!」

博雅聳眉,「有什麼好奇妙的?晴明,不就是我去替你趕蟲罷了呀...」

陰陽師笑著搖首,「不!其實我覺得奇妙的是”先有了蟲,然後才會有去趕蟲的博雅”啊!」望著博雅似乎因他的話而又打結的眉頭的陰陽師呵呵笑地搖著扇子,「所以說,”咒”與”人”之間的確有關係...」

博雅一臉黑暗,「......」

「所以說,”咒”跟”人”之間的確有關係...」蜜蟲笑嘻嘻地如是說,然後無聲息地靠近那隻蜚蠊後,單手抓起牠的觸鬚就往院落裡一扔,「徹地,給你──」她揚聲地輕喚平時躲於草叢間的那隻蟾蜍,等待牠一個躍出,然後望著牠張著大嘴接住了蜜蟲微笑地往牠方向扔擲的那隻蟲,一吞。

「...」博雅瞪眼。

「...」陰陽師微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