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採蓮記" 卷 2




清涼殿後,這時恰巧是薄暮時分。

晚風颯颯,吹得樹木搖曳地發出"沙沙"聲響,夏季特有的溫暖和風吹拂著立在殿後池邊的安倍晴明與源博雅,各自將他們的衣袖拂得左右擺盪。

安倍晴明已事先在池邊四角佈下了結界,以防有其他人誤闖進來,這時候,源博雅忍不住開口了。

「晴明......」

白衣男子即回過頭來,那張俊秀的臉上泛滿了微笑,「怎麼!?有什麼問題嗎!?還是你想先離開!?如果你真的這麼說的話,我也不會怪你膽子太小的,博雅......」

見博雅沒吭半句的安倍晴明自池畔走回,邊開玩笑地說著,表情是十足地興味。

拜託!都什麼時候了,晴明還有心情開他的玩笑.....

博雅無力地皺眉,但還是被晴明的話給牽著鼻子走。

「我才不會做個逃跑的膽小鬼,晴明!」

安倍晴明哈哈大笑,看來博雅是真的把他的玩笑話當了真地在回應。

「老是這樣沒有節制......」要開玩笑還得看時間與地點吧!?

某些話是無法在某些場合說出來的,難道晴明不知道嗎?不......他一定很明白,而且他一定是故意的!

博雅悶悶地想著,很多時候他覺得自己真的很難應付晴明那變得太快的思緒。

安倍晴明不在乎地笑了笑,手執木檜扇子半遮住自己微揚起的唇角,「若是這樣,那可就不好玩了呀......博雅......」他最不愛按著規矩來了,人生若是永遠都是直行的話,那未免太無趣了些,如果換條小路走或是轉個彎,那種不可預期的未來不是很好玩嗎!?

太早到達目的地會沒有成就感......

但是,晴明的這些理論對直愣的武士來說是很痛苦的,因為思考路線永遠是直線的博雅定是嗤之以鼻......

「嘖!你老是有一堆的怪理論,晴明......」博雅噘嘴,心下真的搞不懂晴明到底在想些什麼、又思考著什麼樣的問題,不過,依他看來,晴明所想的定是與他不一樣、相差了十萬八千里的東西......

安倍晴明笑出聲。

是也好、非也罷,許多事情不過是人們不同的判斷罷了,誰都沒有一個標準答案的問題多得是。

「話說回來,晴明啊~~我們今晚是來替天皇分憂解勞的,你似乎很高興天皇碰到這種奇怪的煩惱啊!?」博雅將重點調回頭,抬眉怪聲地問。

誰料安倍晴明哼了一聲:「要不是某個人來拜託我,我也不會理這件事的了,那男人老是扔些問題給我,煩人!」

「喂~~喂~~晴明,不是叫你不能那麼沒禮貌地喊天皇為『那男人』嗎!?」博雅生氣地怪叫道,對於晴明老愛以下犯上他早就聽習慣了,他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聽過了就算,可是,萬一哪天他在其他人面前也這樣說的話,難保不會被問罪啊!

安倍晴明撇唇,然後菀薾一笑,並未置一詞。

「喂~~晴明啊,你真是──」博雅欲再開口,卻被好友陰陽師示意暫時噤聲。
「噓~~別說話,已經有動靜了呀!博雅......」

晴明微笑地闔上木檜扇子,置於自己的紅潤唇瓣上,看著博雅隨即住了口,側耳傾聽。

「什麼......」

就在博雅凝神細聽之時,突然一陣陣的涼風轉成勁利的冷風颳過,接著是一串拔尖的尖叫聲──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