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陰陽水" 卷 4




趁勢而起的妖物隻手勒住了陰陽師的脖頸,讓他喘不過氣來地倒吸了兩口氣,大皺其眉地掙扎著,但就是掙脫不開白骨爪的箝制,陰陽師沒有任何辦法脫身,只好大退了好幾步,直到自己的背部碰上了一邊的泥牆為止。

妖物捲著長長的舌和陰著一張詭譎的臉盯著陰陽師猛瞧,陰陽師因為眼前的一片黑暗而看不太清楚妖物的表情,直瞇細了眼,欲想將妖物看個清楚再說。

熟料還是徒勞無功。

陰陽師暗自氣餒,只好奮力掙動以使得妖物分心,這樣一來他也就有機可趁了。
「唔......嗚......」臉色即刻刷白的陰陽師顫著長長的眼睫將雙手蓋上妖物的白爪,想使勁扒開,因為用力過度的關係讓他咬著泛白的唇,久久不語。

陰陽師嗅到了一股自妖物身上散出的腐臭味道,還有屬於死水的黃泉味兒,薰得他一陣的噁心不說,還不悅地蹙攏起眉頭。

「真臭......」陰陽師輕聲咕噥一聲,耳尖的妖怪似乎聽見了,不高興地將力道提高,直接將陰陽師掐往西井方向,然後將陰陽師的頭按下水面......

陰陽師不能呼吸,以雙手拚命划動著以示不服,但是妖物見他沒動靜了三秒後就發出"咯、咯"的怪笑聲音,力道已經放鬆。

妖怪大概以為陰陽師已經被牠殺死了般地大意,沒料到陰陽師竟是裝昏,雙手在後結印,將手印送出並且擊中了背對著他的妖物,妖物痛叫一聲。

「嘎──啊──」妖物擰眉睜目,眼瞳瞪得如牛鈴大,陰陽師已自西井中的那口死水底抬起一頭散亂的溼亮烏髮,一股怪味與妖物的相同,陰陽師似乎是生氣了。

他用乾淨的衣袖抹了抹臉,手指豎起後便開始唸咒,看著妖物因感受到危險想躍回西井底,陰陽師卻已在牠的四周佈下結界,因此,在他一催動咒語之時,躲藏於西井並且危害村民的妖物就地伏法,讓五芒星生擒活捉。

陰陽師皺眉嗅聞著自己一身的腐爛味道,一邊望向已經被他的咒語所捉伏的妖物,他問:「你為何藏匿於西井!?又為何汙染了西井水!?」

陰陽師看著妖怪在桔梗印裡奮力掙扎,燒得皮膚一處一處的紅腫,又補上一句:「你別動了,愈是動,那咒就捆得愈緊......」

妖怪瞪著陰陽師,「為了報復......報復那些人......他們害死了我的情人,硬是抓她去血祭給河神......」

原來,這妖物本是人,但是自古以來的這個鎮上一直崇拜著河神,村民們一旦有什麼不如意的事情就會全歸諸於是河神發怒,因此,鎮上會每年選出一位犧牲者當成祭品,然後選個好日子將她送給河神。

這男人的情人就是這樣被選上,然後死在村民們的威脅與愚昧之下,所以男人發狂變成了妖怪作祟。

陰陽師聽完了敘述,道:「你這樣做的話,他們只會更加相信這一切都是河神所為,更何況,你的情人相信也不會贊成你這麼做的,因為這兒是她生長的地方,不是嗎!?」

陰陽師所說的並沒有錯!

這妖物竟然流下了可怕的血淚,眼望著陰陽師沉默地看著牠。

「如果你同意,我倒是有一個主意可以幫你......」陰陽師緩慢地說著,夜裡的冷風再加上他的一頭溼漉使他稍微兜攏了衣袖。

妖物點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