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川若夜一句話都沒說,滿面笑咪咪地示意他眼前的那抹人影落座,不過,看這人失魂落魄的樣子,只怕他根本沒聽見也沒看見吧......

那可就神奇了!他居然用這種樣子找到了他們分部,該誇獎他嗎!?他們的分部可不是想進來就可能進得來的地方呢!依他想,他應該是誤打誤撞地找到這裡來的吧!?

轉念一想的風川若夜於是撇唇一笑,一邊朝著身畔的凌希寒使了個眼色:「喂,妳就把他丟到椅子上吧!」

被人使喚的凌希寒頗為無奈地扔了個白眼給他,結果她還是依言照做了,誰讓這隻狐狸是她的前輩哩!哼!

見這位客人還在神遊中,風川若夜乾脆換了個方法來引起訪客的注意力:「嗨!你有事要問我嗎!?我這兒是不準不要錢喔!不過看在你是第一次過來啦,嗯......那就優待你這一次免費好了!」一身白衣的風川若夜打從人家一進門就一直自己說個不停,途中還瞄了這個訪客好幾眼,心底似乎在盤算著些什麼。

聽見耳旁那串有如輕風飄盪的話語,單飛雪最後回過神來了,覷著眼前的這張笑臉發著怔;反觀是風川若夜發現他面前的訪客終於願意拿正眼瞧他了,於是擺出一張職業化笑容,讓在場的凌希寒的眉頭打了好幾個死結。

這隻狐狸到底想做些什麼啊!?

沒想到就在她思考的這個當口,風川若夜緩慢啟口了:「說吧!你想問些什麼!?」風川若夜笑著一手拿起他吃飯的傢伙,一邊開始洗牌;而單飛雪就這樣不發一語地瞧著他俐落地將手中的塔羅牌排出一種奇怪的樣子。

「嗯,我看看......」

單飛雪雖然覺得這個人很奇怪、這家店也很詭異,但是卻沒有半點想要離開這裡的意思,也許他現在真的很想找個人來商量吧。

沉默了一會兒,風川若夜於是伸手拿起桌上的某張牌,忽地嘻嘻笑了:「呵呵!我說你啊,是逃不了的喔!?你的掙扎也只是白費力氣罷了,既然事實已經是如此了,那你為什麼要害怕!?只要下定決心去『盡全力』就好了啊!?」

單飛雪緩緩地睜大了雙眼。

『盡全力』......是嗎!?

「哦,有反應!?很好......」風川若夜笑咪咪的,續言道:「其實人並非萬能,『保護』是件很難的事,如果因為『保護』而讓你忘記重要的事的話......」那會得不償失喔!

『重要的事!?』男子的話讓單飛雪疑惑了。

「人有時候是很容易滿足的,只要你注意一下你身邊的那個人到底想要些什麼就好了。」話說到這兒已經很明白了!

『想要什麼!?』

「對!因為有時候你的逃避反而會給對方招來傷害,所以如果你有什麼想法,請對你在乎的那個人說吧......」說著,低垂了一雙漂亮有神的眼,就像他逃避她......一樣。

單飛雪詫異不已,「是嗎?」

「他一定在等你喔!快回去找他吧!」風川若夜又抬眼,笑得好不燦爛。

「你......你到底是誰!?」

風川若夜故作詫異地『咦』了一聲,「你不知道我是誰啊!?真是太失禮了。」頓了一頓,伸出一隻手指來的風川若夜漾著淺淺微笑,「我只說一次,聽好囉!我叫做──風川若夜......」瞟了一眼專注聽著他說話的單飛雪一眼,風川若夜還壞心地頓了一下。

單飛雪說不出話來。

「那,既然你已經從這裡得到答案了,我們就順便送你一程吧!」瞇著眼笑的風川若夜似乎又在盤算著什麼事地道。

凌希寒為他的話再度不解地蹙眉,有那種會替人服務到家的店嗎!?

單飛雪雖然不清楚這兩人的心眼,但是他還是不自覺地點了點頭,他覺得這個穿白衣的大哥讓他有種拒絕不了的感覺。

「跟我來吧。」明明帶路的人是單飛雪,但風川若夜卻一個起身,精神奕奕地領著不知該如何反應的兩人從客廳穿過,來到後門,「從這裡走比較快喔!」如天使一般的笑顏躍上風川若夜那張帥氣的臉。

真是個怪人......

單飛雪心裡喃喃著,卻忍不住跟著他的步伐往前走,待他回頭再望了一眼走在他後頭的那個陌生女孩,心裡忽然猜測起她是否是他眼前這個怪人的女朋友。

不過,......應該不是吧!?他們兩個看起來差了很多,搞不好她只是這個人的女僕什麼的。

然而,被盯著瞧了許久的凌希寒可納悶了;怎麼!?她長得很奇怪嗎!?

趕緊用手摸摸自己的臉頰的她狐疑起來,雖然她常常被看到習慣了,但是這傢伙直不溜丟的目光仍是教她不自在了起來,算了,反正跟著狐狸走要緊......

她可不想迷路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