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你啊,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啊!?」凌希寒覺得納悶極了,她先是在單飛雪狐疑的目光下一手扯過走在前頭的風川若夜,在他耳旁悄道。

「你們自己跟上來吧!」單飛雪見到他們正走在他後方交頭接耳的,他也不急著催促他們,只是淡淡地開口提醒著,因為他很擔心那小子,他得趕緊回去看看他才行......

風川若夜笑意燦爛地格開她的手,淡道:「放心囉!妳只要跟著我就可以。」說著,就起腳跟在單飛雪的後頭,凌希寒見狀,也只能照著他的話去做。

「喂~~~~等我啦!」

另一方面,走在兩人前頭的單飛雪已經走出了分部的範圍,再次回到馬路邊的他佇足在一旁,眼底染上一抹震驚地看著正朝他的方向奔來的那抹身影,一邊大叫地衝向馬路中央和那輛快撞上兩人的來車。

「你這個笨蛋──!有車子啊──」用盡全身力氣大吼的單飛雪往前方直衝而去;這時,追到巷口的凌希寒和風川若夜兩個人剛好趕到場,眼見即將發生撼事的這時刻都顯得焦急不安。

不行!趕不及了!

風川若夜瞠目。

睜眼愕愣住的單飛雪在時間停止的那一剎那間心想:“如果......如果一切從頭,我是否會做相同的抉擇!?”

是的!

如果上帝能讓他再次做選擇,那麼他將珍惜這份難得的情感,只是這麼想會不會太遲了點!?難道他又要再心痛一次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這一切的時空恍如靜止了般地,人聲與車聲全都消失於耳畔。

這、這是他的錯覺嗎!?人和車、甚至是他......都動不了了!?

「一點都不會太遲。」這時,風川若夜被那女孩攙住,步伐不穩地走到他面前,勉強的笑顏讓他的俊顏微微失色。

是他,那個白衣大哥!

他的笑容有點勉強與僵硬,因為那都是他違背了幻塵的再三警告,使用了自己的特殊能力的緣故。

「妳幫我把那個笨蛋移到馬路邊去......我已經沒有力氣了......」晃了個眼,單飛雪瞧見風川若夜用雙手環住虛弱的自己,要跟他一道來的一個年輕女孩幫他的忙。

「白癡喔你!你做啥幫他們啊!?又沒收錢的......」女孩白了風川若夜一眼,但是還是照著他的話來動作;凌希寒實在是搞不清楚風川的意圖,因為這隻狐狸以前可沒那種多餘的同情心,他都是收了錢才辦事,但是這一回卻是破了例。

為什麼!?

「因為我很喜歡那個小弟嘛......」跟著一笑,風川若夜試著站起身來,奈何手腳和身體都不聽話地讓他又跌回原地,凌希寒見狀連忙在安置好單飛雪和那男孩後奔到他身邊。

因為他和以前的他實在有點相像哩!

單飛雪愣住。

「站不起來了吧!?還是我來扶你吧......」撇唇說著,半撐起風川若夜虛軟的身體,凌希寒微笑道:「你呀!總讓我搞不清楚你是怎樣的人......」她大概只能看著他亂來了。

望著猛搖頭的女孩,風川若夜忍不住輕笑,「哈哈!因為我是總部的老狐狸嘛!」這一點不會改變的囉!

「我們也快回去吧,你用能力停住的時間快到了。」凌希寒望了路邊的兩人一眼,再回過眸,「希望他們能和好......」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