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陰陽水" 卷 1




源博雅站在晴明邸門前。

瞅著那扇刻有五芒星桔梗印、閉鎖住的木門,源博雅納悶地在門前直打轉著,似乎是在猶豫是否要推門而入的樣子。

難得他今天帶了一木桶裝著的明蝦呢......

本也想讓陰陽師好友嘗嘗蝦的鮮美味道的說。

真是奇怪了,難道晴明今天不在家嗎!?

這樣思索著的博雅又抬首失望地望了那扇大門一眼,心想著蜜蟲老是會自門後冒出來替他開門的微笑模樣,今天是應該見不到了。

晴明好像不在家。

博雅想了想,總不好他一個人待在外頭等晴明回宅邸吧!?

不知要等到何時,晴明才會回府的博雅乾脆就提著自己帶來的那一桶蝦子,抬腳踢開了晴明邸的大門,然後跟著起腳走進門裡的源博雅並沒有讓房子裡的那道隱形結界給踢出門去,反而是在他踏進門裡後,那扇是晴明邸與外界溝通的管道的大門竟然自己發出『咿─呀─』一聲地自動闔上了。

博雅嚇了一跳地回過頭來察看,總覺得晴明邸是個十分神奇的地方!

因為晴明的宅邸裡常常會出現一堆他連看都沒有看過的侍女或是僮僕,偶爾出現在他與晴明面前後,也許在斟了個酒、端了個盤子後就消失在廚房裡頭了。

就是因為如此他才會忍不住懷疑晴明邸裡頭到底還藏了多少的人...

唔......也不能說是『人』,要說那些東西是『人』的話,那也太過不實了些,依晴明的說法,那是一種名為『式神』的精靈,是陰陽師的好助手。

而,晴明最常使用的『式』應該是蜜蟲吧!

因為每次當他來找晴明時,十次有九次見到的都是那位名喚『蜜蟲』的式,而例外的那一次就是屬於晴明的惡作劇了。

晴明有時候會用了模樣很像他的式來嚇唬自己......。

想至此的博雅的臉色馬上垮了下來。

晴明似乎是以嚇他為樂哩!真是的......

◎◎◎

傍晚,夕陽西殞,橙色的美麗夕日閃著光輝,整片天空都被染成了接近紅的橙黃色,雲彩掛上天邊,映著夕照,是格外地耀眼。

晴明邸的廊板上坐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等著好友回府的武士,源博雅。

他將頭靠著窄廊上的堅實木柱呼呼睡去,在等待的這段時間,他邊望著大門前的動靜與寂靜無聲的院落,感到整顆心也都跟著安靜了下來,然後一陣疲倦襲眼,他的眼皮愈降愈低......

睡意來得極快。

當安倍晴明走進自己宅邸的廊上就見到武士已然呼呼大睡而去,笑意侵臉的他微蹲低了身子察看,這時的蜜蟲懷抱著兩罈液體跟在主人身後進了門,大門跟著又閉上,那砰然的聲響使得睡去的博雅即將醒來。

「醒了呀?博雅......」臉龐滿載笑意的晴明笑得甜蜜可人,雙瞳朝著博雅綻出一抹笑。

博雅動手孩子氣地抹抹雙眼,茫然地問:「什麼時候了啊?晴明......」

「唔......」晴明轉頭望著天際已經褪去橙色,轉為灰白,「快天黑囉!博雅......」接著,再笑得一臉燦爛無害地回過頭來,看著博雅忽然跳了起來。

「啊!糟糕~~我忘了把蝦子......」博雅跳起來,轉頭四處盼望,指著木柱邊的一木桶,「就是那個......」傻笑地望著晴明與蜜蟲,眸光瞥見蜜蟲懷裡的兩個大罈。

「那是酒嗎!?晴明......」

「哦?那個呀......說來話長啊......」晴明微笑地抬眉,「那麼我們慢慢聊吧......」

「唔!就這樣吧!我正想問你今天是跑去哪兒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