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陰陽水" 卷 5/終回




晴明邸的廊上忽地一陣沉默。

「所以說,那兩罈裝的是東井與西井的水吧!?」博雅突然問,看著陰陽師邊點頭。

「唔!」

「那你跟鎮民們說是河神不愛血腥,因而使得西井水完全不能使用的事情也是真的嗎!?」

陰陽師因博雅的問句回眸,奇怪地看著他,說:「若不這樣說的話要怎麼辦!?」他答應了那妖物要居中排解,也唯有這麼說,鎮民們才能安穩度日,西井也能恢復正常。

博雅『喔』了一聲,原來晴明這麼說是有目的的,為了阻止鎮民們再去行所謂的“祭河神”,因而出此下策。

陰陽師緩慢地端起自己面前斟滿酒的酒碟子,彎首輕啜一口,接著抬眼望向博雅那詭異的沉默,心想著他大概又在鑽牛角尖了。

武士一向是天真地過了頭,源博雅呆實的個性常常讓他大開眼界,不知道他打哪兒來的奇怪想法與思考邏輯,就像是活在上古時期的人類一樣沒有什麼心眼。

陰陽師失笑。

「喂......晴明啊,我總覺得有一點很奇怪......」博雅聽完了陰陽師好友的述說,左思右想了好半天,仍然無法得到答案,是以,他便開口向陰陽師求助。

被問問題的安倍晴明只是聳肩微笑,「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那天所發生的事情他都已經一五一十地老實說出來讓博雅知曉了,應該沒有闕漏的地方了啊......

唔......還是說──

博雅正襟危坐地瞪著好友,十分奇怪地道出他的疑問了:「晴明啊......你說那妖物是人變成的,而且他還說鎮民們崇拜河神、迷信河神,所以將他的情人獻給了河神,對不對!?」

「唔,是沒錯......」

陰陽師輕輕頷首,隻手搖著扇子的他不明白這兒哪裡錯了,只是,聽著博雅再出口的那句疑問後,陰陽師竟然在愣了半秒鐘後低低地笑了,然後愈笑愈大聲,直至空氣中都迴盪著陰陽師那爽朗的笑聲為止。

「晴明,為何說是迷信呢!?神應該是存在的吧!?」

博雅不明白為什麼晴明當時並未出口反駁那妖物的話,晴明是位陰陽師,平時就以除妖為己任,深受平安京眾人與天皇的信賴,如果這世界上有鬼物,那麼神明應該也是存在的吧!?

博雅是這樣推究的,可是,聽聞的陰陽師卻放聲大笑,笑到武士幾乎快抬不起頭來了。

他不懂,這倒是哪兒好笑了?

「晴明!」博雅不快地地雙眼一瞪。

陰陽師仍舊嘻嘻哈哈,半晌才忍著微笑,道:「博雅,我問你,你有看過神嗎!?」一句話堵得博雅馬上呆愣住,這是什麼怪問題啊!

不過,他還是乖乖地回答:「當然沒有!」

博雅急急否認,要是看過了就應該不在此地與晴明說笑談天,而是被神藏起來了吧!

就是所謂的“神隱”。

晴明微笑半瞅著不服氣的博雅,「那你如何判斷神究竟存在還是不存在呢!?」

博雅忽然語塞,只好睜眼看著晴明又道:「神可以說存在,但也能說是不存在,我曾經說過咒的原理吧!?就是那樣了......」晴明低首闔上扇柄,放下酒碟子。

「又是咒!?這跟『咒』又有什麼關係啊......」博雅覺得頭疼了起來。

晴明呵呵直笑,「因為有『咒』,神才能存在......相同的,如果沒有了『咒』,那麼神也就不存在了......」正努力要教會一知半解的呆學生─源博雅的陰陽師臉上的笑容就顯得特別亮眼。

「啊啊──別說了,晴明!!你又耍著我玩對不對!?」博雅猛搖晃著腦袋,皺眉。

「哈哈哈哈......」晴明縱笑出聲。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