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採蓮記" 卷 3/終回




『誰!?是誰侵入了我們的領域!?』

陣陣拔尖的尖叫聲帶著既雜又銳利的音波朝池邊的陰陽師與武士直撲而來,震得兩人的耳膜一直腫痛,終於受不了的武士只好以求助的眼神望向陰陽師,祈望他想想辦法來制止。

陰陽師略微蠕動著朱唇,但因為那音波實在是對他們周遭的影響力過大,因此,武士並未聽見陰陽師好友的出口的聲音。

「你說什麼?晴明......」武士邊痛苦地掩耳,邊以自己最大的音量說話,但是晴明卻對著他愣了一會兒,接著搖頭表示他自己也聽不見武士說的話。

安倍晴明微微皺眉,表情變得嚴厲,自袖底伸出手來的他緩緩地唸了一道咒語,跟著兩指指向武士的耳輪邊,約莫不久,武士終於重獲聽覺了,但是身邊的陰陽師卻還無法聽見所有的聲音。

是以,安倍晴明傷腦筋地搖頭,接著高舉起手,施了法、唸著一長串的咒,最後終使得四周再度回復寂靜,但是也因此招來了池邊的靈,那朵粉蓮的仙靈。

「你究竟想做什麼!?陰陽師......」

一抹飄盪在漆黑的半空中的粉色影子突然在陰陽師與武士面前現了身,猝不及防的武士被嚇得往陰陽師的身後避去,陰陽師只是微笑,淡瞥了武士的膽小一眼。

「不做什麼......」陰陽師緩慢地說著,終於有那種悠閒的心情,又露出了微笑。

他剛剛所做的一切、施的咒,就只為了引出作怪的靈罷了,現在她出現了,就不怕她再度作惡......。

說明白一點,安倍晴明賭的是她的出現。

他相信任何的問題都能以溝通為要的,畢竟所謂的"靈",曾經也是人。

「為何阻撓我!?陰陽師......」
怒氣滿盛的蓮女怒目相視之下,陰陽師非但不懼不怕,反而侃侃而談了起來。

「請問,妳為何要做如此擾亂的事?是否有什麼原因使妳不高興......!?」

蓮女這才慢慢開口,判斷她眼前的這不知是第幾名前來收妖的陰陽師並沒有惡意,於是暫斂住了戾氣,「是你們人類先殺死了我的妹妹,白蓮,這一切的代價你們都要負起!」蓮女忿忿不平地指著陰陽師,怒道。

她與妹妹白蓮約好一起修練成仙的,沒想到妹妹先她一步不幸,遭到無知人類的攀折,損了所有的道行不說,命也沒了!

再說,白蓮與她相生,當然,白蓮夭折了,她的道行也跟著減半,這才是最無可逭的!一切的惡因都是由無知又愚昧的人類而起,也因此他們必須擔負起種來的惡果!

粉蓮氣得張目咬牙,不甘與怨恨滿胸。

陰陽師悠然地露出了微笑,「我想......不是吧?妳是因道行半毀,不只是因為白蓮仙死於人類之手而心懷怨恨吧!?」

蓮女聽著陰陽師那悠緩的平靜語氣,忙氣得瞪眼,張牙舞爪的,「你說什麼──!?」

陰陽師似乎踩中了蓮女的痛處,看著蓮女好像氣到七竅生煙,直想往他撲來的惡狠狠模樣,他再道:「蓮仙,妳原本即將成仙,卻因人類攀折了白蓮仙而毀了五百年修為,當然是人不對......」

蓮女再聞,雖然她承認陰陽師的話一點都不中聽,但是他說的有一半是實情,便等待著他的下文。

「我想,這樣好了,天皇已經下令將罪人降職問罪,以為抵過,我想妳身為仙靈,必是有著大肚量的,應該不會再追究了。那麼我就替蓮仙妳在池邊設下結界護法保護妳五百年,當妳五百年修成必能位列仙子......」晴明輕語。

陰陽師的幾句暗中褒揚的話讓蓮女悄悄卸下怨懟。

蓮仙這才稍微釋懷,但還是難免有氣:「這是你自己答應我的,陰陽師,希望你不要食言......」

陰陽師微笑,「放心吧!蓮仙!我安倍晴明說到便會做到......」話尾還未落下之時,晴明暗暗揚指,交相地唸了好幾串咒語,然後在池邊的四周安置了護法,形成了一個五芒星結界,密密地包圍住蓮池。

陰陽師那一句句的『蓮仙』叫得讓蓮女頗為開心,就好似她已經升仙了般。

蓮仙這才平息了怒氣,回到先前那張美麗清秀的佳顏,對著陰陽師道謝,身影一邊跟著消失:「謝謝你,陰陽師......」

「不客氣......蓮仙......」安倍晴明微笑,就這樣送走了超級麻煩。

原來,當陰陽師不僅得法力高深,就連說服術(口才)也得極好啊......若以他這種笨到極點的說話方式,想必當個陰陽師也是不合格的吧!

看至此的博雅突然感慨起來,晴明不只除妖,還得肩負安撫貴族的心靈,當個稱職的心理諮詢師,想來,陰陽師真不是人當的......

他愈來愈佩服晴明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