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面......

照著幻塵的指示,風川若夜攜著凌希寒來到一個只有他和幻塵知道的地方,作為凌希寒修行的秘密場所;他們在長長的走廊上踱步,很快就到達一扇門的前方,這時候的風川若夜伸手在衣袋裡拿出一張電子卡插入門旁的小縫裡頭,只見不一會兒的,大門於是應聲而開。

「我們走的是後門,如果從前門就很容易進來,只要把手往門旁的辨識器一放。」細心地做著解釋,他領著凌希寒一起踏進門檻內,在用來招呼客人的大廳沙發上坐下來。

凌希寒不解的眸光一直四處觀望著,她不懂為什麼她老哥要讓狐狸帶她到這個地方來,「現在我們要做什麼啊!?」懵懂的凌希寒隨意挑了一個座位坐下,好奇的眼光在四處飄盪著,最後再回到風川若夜那雙黑如子夜的眸子上。

「接下來當然就是等客人上門囉!」他用著輕快的語氣說著、聳聳肩,隻手拿出那副和他形影不離的牌,就在桌上玩了起來,讓她很是訝異。

因為他實在是太奇怪了!

明明前兩天還在她懷裡難過地掉下眼淚的風川若夜,沒想到他此刻竟然可以笑得像個拯救人心的天使般,那種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表情讓她產生了重重的疑惑。

為什麼!?為什麼他一點都沒有介意的表情呢!?所有的人不都是想不開的動物嗎!?那麼,為什麼在他的臉上卻看不到一絲的傷痕停留過的痕跡呢!?

被她的目光盯到很不自在的風川若夜終於忍不住地緩緩開口了:「我臉上有著什麼嗎!?不然就是我太帥了,讓妳看到情難自拔對嗎!?」抬起頭來的他一邊眨著眼,一邊朝她打趣著,看著凌希寒的雙手正往他的方向挪來──

「啊啊~~~~非禮啊~~~~」他尖著嗓門道,裝可憐地看著準備非禮他的女人。

凌希寒沒好氣地翻翻白眼;拜託!誰要非禮一隻狐狸啊!?這傢伙一定有病,而且還是絕症!

「誰要非禮你了啊!?你少臭美了!」凌希寒直呼冤枉,受不了地賞他一記肘子,沒料到風川若夜繼續裝可愛,朝她拋來一個媚眼。

「不然妳那兩隻手想幹什麼啊!?」

瞄了他一眼,有話說不清的她拿他沒轍,因此忍不住歎息,她好像永遠都學不夠教訓,因為和這傢伙說話她真的會一次就短少了五年的壽命......

「我是看你難過得要死要活才想安慰你一下的欸~~」她撇撇嘴。

風川若夜毫不領情地撇唇道:「我才不需要妳那啥的安慰!妳只要不要扯我後腿就阿彌陀佛啦!」故意漏她氣的風川若夜當著她的面笑得很可惡。

「對啦對啦!你這隻笨狐狸生性聰明得很,根本不需要我啦!哼~~算我好心沒好報......」她語帶尖酸的自貶話讓風川若夜馬上笑了個開懷。

「嘿!和妳一起似乎不會無聊喔,呵呵!」停下手邊的動作,風川若夜瞥了眼嘟嘴的凌希寒又笑了,她還真是一個不亞於他的有趣傢伙。

「那還真是感謝你的抬舉喔!哼......」

風川若夜轉了轉眼珠子,笑意燦爛地移到凌希寒身旁,親暱地靠著她,「欸~~我說妳的這種直個性呀,大概一輩子都找不到男朋友了,嘻嘻......」他的笑顏讓她頓時傻眼,旦她可沒忽略他那句嘲笑的語句。

他竟敢唱衰她!?

「你‧說‧什‧麼!?」凌希寒夾帶著餘怒的手馬上攻擊風川若夜那張近到無法再近的俊逸臉龐,疼痛讓他哀叫出聲。

「妳小人啦~~~說不過我就動手,放手啦~~好痛......」當兩人正開心地打鬧之際,大門方向忽然傳來一陣奇怪的鈴聲,當場使得凌希寒因而放鬆了手上的力道,饒過了風川若夜這麼一回。

『喔壹喔壹~~~~~~喔壹~~~~~』

這......這不是救護車的聲音嗎!?

凌希寒吶吶地想著,裝這種鈴聲的人還真是個怪人。

「哦喔,有客人進來囉!」風川若夜甩開她的手,馬上又恢復了先前的一臉閒適樣子,讓凌希寒知道何謂“翻臉比翻書還要快”。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