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川若夜在隔天起了個大早,照著以前的習慣,為大家占卜一天的運氣;因為他只要動手碰碰他的牌,他的心底就會產生一股平靜,而此刻他最需要的就是這股寧靜。

心情不錯、踱著緩慢的步伐走下樓梯的凌希寒遠目就看到那隻狐狸正坐在招待廳的沙發椅上埋頭算牌,顯然沒注意到她的存在,因此忍不住開口輕聲一喚:「早啊!」一早就嗅到風川若夜身上散出的那股淡然的青草味,不知怎地,她突然覺得這個味道很對她的味!

聞言回眸來的風川若夜那張俊臉上帶著一抹和平常沒有兩樣的漂亮淺笑,瞬間綻出的那抹亮亮的感覺讓凌希寒覺得有點詫異。

怎麼!?沒想到他只經過一晚就這樣復原啦!?他的心態也未免變得太快了點了吧!?

這麼狐疑思考著的她走近沙發,然後再坐到他身旁,一雙眼仍是瞅著他不放。

「早啊!」風川若夜回敬她一句一模一樣的語氣,面上看不出昨日那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凌希寒抿唇聽著他的回答,一抹疑問瞬間飆上心頭;難道他是在壓抑自己嗎!?雖然這並不關她的事,但是......

她就是會自動開口說出關心他的話。

「我很奇怪嗎!?」

不明所以的風川若夜見她好久沒有半點回應,於是好奇地轉頭問她,看著她一直盯著他發呆,他知道他是很帥沒錯啦!但是她那副看來像是有夫之婦在懷疑另一半是否到處去偷猩的表情實在是難以說服他,她正在欣賞他的這張臉皮,結果,為了解除心底冒出來的這個疑惑,他只好開口向她求教了。

凌希寒搖搖頭,「你......在試圖隱藏些什麼嗎?」瞟了他一眼,她小心翼翼地開口問著,不過她還是見到風川若夜因她的話而冷下了一張俊逸的臉,看起來很可怕。

正當她想要解釋什麼的時候,他忽然間緩緩地笑了。

「我為什麼要像妳以為的那樣子!?妳認為我應該難過到吃不下飯或是睡不著嗎!?還是要我表現出懦弱的樣子才是符妳的意!?」一句句進逼又刺激的話語顯示了他的忿怒,教風川若夜鐵青了臉,也使凌希寒微微地紅了眼眶,為了他那些逼人太甚的話。

「對不起,我只是......我只是......」她只是關心他而已嘛!

看著凌希寒難過得說不出話來的可憐模樣,風川若夜忍不住為她而心煩意亂起來,「妳就不能閉嘴讓我冷靜一下嗎!?」煩煩煩!

她扁扁嘴沒敢說話,只是捏著自己的指尖裝無言,她又不是故意的。

他抿抿唇,望著她垂首、默然不語的樣子,他忍不住仰首深深吸了一口氣,喃喃道:「對不起,我遷怒了妳......」深知自己又失言了的風川若夜痛苦地用手撫額,他真的好厭惡現在的自己!

凌希寒也跟著起身,一臉歉意地搖頭:「不,是我自己不好,抱歉......」她知道,她全都明白;他不讓悲傷佔據了自己的理性是為了大家好,不想讓大家擔心煩惱,而她竟然去破壞了他的決定,讓他的心再度動搖,因為這樣的感覺她也曾經有過,她怎麼就給忘記了呢!?

她喃喃:「我只是希望你覺得痛的話就說出來,我會和你一起......」和你一起承擔所有的難過。

風川若夜不語,然後冒出一句話來,「真是個笨女孩啊!妳......」無奈地嘆口氣,「我自己的傷,我會自己解決的,至於別人是無法幫上我的,妳就不能多多相信我嗎!?」看來他的做人還真是失敗,居然沒有人願意相信他。

凌希寒又搖頭,「你沒聽過嗎!?醫師是無法醫好自己的病的。」她曉得,因為她也無法醫好自己的傷,但是她卻能令求助的人產生一絲的相信,那種感覺很無力。

聞言之後,風川若夜先是一訝,爾後卻微笑了,「縱使無法完全醫好,但是我相信有一天這傷口不會再是傷口了......」

聽著,凌希寒歎息地傾身向前,柔柔地抱住他的腰,嘆道:「希望如此。」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