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宴之後,一回到總部的風川若夜馬上就把自己關進屬於自己的那塊小天地裡,想要平復一下過度激動的心情,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的,他總是靜不下心來。

因為......他仍是無法向她坦白!

他怕,如果她曉得自己居然被自己的繼子喜歡,她會難以接受;所以,他還是把到口的話,面帶苦澀地全數再吞回肚子裡頭。

而,跟著風川若夜一起回到總部來的凌希寒因為覺得風川若夜今晚的表現很奇怪,於是趕忙在換裝之後前來探視他,沒想到當她一打開門板就是看見他那仰著首、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凌希寒大驚失色,沒想到那隻聰明的狐狸也會流眼淚!?這一點讓她感到非常地錯愕。

「你......」凌希寒慢慢地在他身邊坐下,轉回瞳眸瞧著他的默不作聲,沒料到他居然開口冒出一句話。

「走開!妳走啊!」啞著嗓音的風川若夜顯然已經到達了情緒的臨界點,接下來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樣的事,但是凌希寒沒有一點的不耐煩,只因為她瞧見一向愛笑、愛捉弄別人的狐狸此刻正在哭泣,牠自己把自己縮成一團地在哭泣。

雖然不清楚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她看著他這樣,她的胸口也跟著疼痛起來;因此,她忍不住緩慢地歎了一口氣,悄悄伸出自己的雙手,無聲地慢慢抱住他,「如果你......想哭的話,那就哭出來吧......」聞言的風川若夜因此睜大了淚眼,眼淚落得更快。

為什麼!?為什麼!?

「妳這個笨蛋......」哽咽著聲音,風川若夜只好藉以這種方式來抒發他的痛,「妳近視太深了,我怎麼可能哭......」說著,他將整張臉都埋進她的肩窩裡,無聲地閉目、流著淚。

「那......就算我看錯好了。」歎息著的凌希寒淡淡說著。

第一次,風川若夜反手抱住凌希寒......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