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夢魂” 卷 4




怎麼可能呢!?

怎麼可能呢......他明明還未就寢啊......哪可能在此時做了那個惡夢!?

驚疑不定的左衛榮助不可置信地白了臉、直搖頭。

武士十分驚嚇地拔出了長刀,顫抖抖地直指前方的幽鬼,大吼:「你......你是誰!?」

那幽鬼聽聞了吵鬧聲而緩慢地轉動著睜得偌大的眼珠子朝聲音的來源─博雅看去,過白的唇瓣似乎是說了什麼般地蠕動著,隻手血淋地跟著欲探向博雅──

源博雅大駭地往後方大退了好幾步,踱近了還昏迷不醒的晴明身邊,回頭瞥了一眼安睡的安倍晴明的博雅雖然真的很害怕,但是他有責任保護還臥病在床的晴明!

責任感令他精神一振,再轉回頭去探視左衛榮助,發現他正好呆滯著一張鐵青的臉,沉默異常地抖著失了血色的唇。

左衛榮助顫著聲音緩緩啟口輕問道:「你......你究竟想要做什麼......?是想來帶我走嗎!?......你說呀......你什麼都不說的話我又怎麼會知道呢......」無措的左衛榮助瞬間在博雅面前無力地落淚,教博雅又是心頭一震,驚得合不攏嘴。

一向堅強的武士竟會因妖鬼而落淚......

幽鬼垂手站立在原地不動,那染血的眼底似乎掠過一抹會使得博雅誤會的歉疚與不捨,因此,博雅呆望著自幽鬼那雙垂在大腿側方的大掌滴流下的一點一點的鮮紅血液。

看來十分的刺目。

左衛榮助失神地直盯著前方出現的幽鬼正不動地瞅著自己,那種詭異到疙瘩爬滿了背上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好像快隨著幽鬼而發瘋,兩人一鬼目不轉睛地凝視著對方。

最後,那幽鬼終於有了下一步的動作,只見他緩慢地抬起手來──

當左衛榮助以為牠又要撕開自己的胸,然後再掏出自己那顆還在躍動的血淋心臟給他看的時候,那幽鬼和前幾十天所做的卻不相同。
牠徐緩地將手伸進袖底,拿出一條讓血液沾溼了的白色緞帶,望了它一眼後再抬頭,唇角的詭異笑容已經不復見了,留下的是一抹面無表情,然後將那白色帶子遞出給左衛榮助......

榮助無助地用雙掌掩著雙耳的懼怕模樣和博雅看著事情居然有了意外的發展而怔了住大不相同。

說真的,榮助不敢去接過那帶子,因為那帶子看來是那麼地可怕......

他為難地轉頭看了源博雅一眼,看著源博雅此刻也呈呆愣狀態,無法幫他出個主意,看是要接過還是放掉。

榮助將唇瓣一咬,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他再回眸的瞬間,那幽鬼已經悄然杳然,而那看上去如同沾了血的帶子也在榮助不肯接過、隨它落地之後一併消失無蹤......。

好像那幽鬼從未存在過般。

博雅與榮助雙雙睜大了眼,這是......

做夢嗎!?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