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日之後──

雖然說是『婚宴』,但是風川大老只通知了自己的幾位交好的商場朋友和一些親戚來到家裡慶賀,而且婚宴的兩個主角也都只是樸素地穿了便服罷了,並沒有很正式地穿上禮服。

「怎麼辦!?我好緊張......」風韻猶存的女主人蹙著細細的眉尖,臉上泛著不安和不習慣,纖軀正半靠著身旁的男子,伸手一隻手輕輕地扯住他的衣袖。

望著情人那不停直轉的漂亮眸子,男子霍地輕笑著軟言安撫她:「都是自己人嘛!蓉兒,別太緊張。」風川泰一對著懷中美人一笑,安慰地輕撫她的手背,「待會兒若鷹和若夜也會到的。」他已經通知了這兩個老讓他操心的臭小子了。

姚蓉一聽,臉色悄悄一變;風川若夜,好熟悉又疼痛的感覺,「若夜他也會.......」他會來嗎!?

瞧著情人似乎很震驚,風川泰一不明白地道:「那小子已經很久沒回家了,應該不會不認得妳的,他也應該不會反對我們的事,妳放心吧!」

可是她擔心的並不是這個,而是......風川若夜那時的不告而別是不是因為他討厭她呢!?還是......

就在姚蓉想著的當口,由大門口走進來的一位侍者前來通知他們所有的人都已經到齊了,風川泰一和姚蓉於是走進宴會裡,伴著許多侍者的招呼下,許多熟面孔也紛紛走進宴場和主角們打了招呼。

「我就說穿這樣不好看!」從一進門,凌希寒伴著一身白衣的風川若夜慢慢地在大家驚訝的目光下走進會場,嘴邊喃著一句悄聲抱怨。

被迫穿上一襲白色繫帶小洋裝的凌希寒挽著風川若夜的手臂、踏著蝶步緩慢往前,那身白洋裝將她原本就纖瘦的身材襯得更加得修長,而風川若夜的一襲白色西裝也將他襯得更為俊美出色。

風川若夜白了她一眼,跟著在她耳邊悄道:「拜託妳注意一下場合好不好啊!?」真是......淨讓他丟臉。

把凌希寒帶到餐點旁邊,風川若夜於是就扔下她逕自去找父親去了,害得她被幾十雙眼睛盯著很難過,只好裝著忙碌,動手端來了一杯果汁。

「爸爸,你好嗎!?」風川若夜在一旁找到了風川泰一,微笑著一張更加帥氣的臉,道。

「臭小子,這幾年都沒有你的消息,你想讓我急死啊!?」風川泰一給了他一個特大的擁抱,才慢慢地推開他,「你又變了不少,這樣帥多了!哈哈......」

風川若夜笑瞇了眼,將眸光移到父親身旁,「蓉姨妳好嗎!?」自從我離開後.......

一直都沒開過口的姚蓉暗自掩飾著自己的驚慌,她真的覺得若夜變得更加俊美了,和以前那張略為孩子氣的漂亮臉蛋完全不一樣,不過那不是重點,重要的是這孩子是不是一樣不喜歡她!?

既然他當初當著她的面離開,想必他真的不喜歡他吧!?

姚蓉一想,臉色一黯;被這樣一問的姚蓉忙不迭地道:「呃,很好啊!你爸爸常常唸著你呢......」姚蓉似乎在規避著什麼,眸子轉向一旁。

「那......你們聊吧!我去招呼一下客人。」

「也好。」風川泰一笑著點頭,待姚蓉離去之後,風川泰一這才挪回神志,瞥向自己出色的大兒子:「咦,那女孩不是你帶來的嗎!?是不是女朋友呀!?」風川泰一注意到一旁正在拿點心的凌希寒,兒子的眼光也挺另類的嘛!哈哈......

風川若夜聞言撇嘴地道:「她只是一個普通朋友......」

「哈哈!在人還沒拐到手之前大家都是這麼說的啊!哈哈~~~~」笑著拍拍兒子的背,風川泰一覷了眼風川若夜也隨著綻出微笑來,最後才刻意小聲地輕問:「你......當時為什麼離開!?」望著兒子聞言後那雙有著隱情的目光,風川泰一仍是想不透,沒留下個隻字片語就離開,好像不太像是他的作風。

一聳眉,風川若夜淡淡地說:「別問了,爸爸。一切都是過去了。」眸一轉,他走向前拉過凌希寒,再推到自己父親跟前:「還沒跟您介紹,她叫凌希寒。」

「嗯,您喊我希寒就行。」凌希寒也乖乖地讓風川若夜擺佈,跟著他的話接,風川若夜朝她感激地一笑,她也微揚唇角,笑了。

「呵呵!看來你們相處得不錯。」風川泰一瞧見小倆口的擠眉弄眼,高興地笑了,「若鷹待會會到,你們先見見面吧!我先招呼客人去。」

風川若夜點頭。

「把她看緊點,免得有人來搶啊!」最後還朝兒子擠擠眼,要他自己看著辦。

凌希寒在他離去後笑了:「你們父子可真像啊!呵呵......」就連個性都一樣。

風川若夜又扔了白眼給她,「廢話!我們是父親跟兒子欸~~~~」

凌希寒吐舌。

「喂~~你還好吧!?」凌希寒跟著在他耳邊咬耳朵,因為她的直覺告訴她,她覺得狐狸跟這場會必定有什麼糾葛,因為她隱約察覺到一種怪怪的氣氛。

風川若夜瞠眼,愣地轉眸瞥向她,怎麼她連這種事都......

「妳知道些什麼!?」帶著有些被窺伺的不悅,風川若夜一動氣之後,便伸手拽住了凌希寒纖弱的手,冷冷地質問著。

他實在太小看她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