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希寒被捏得很疼,想掙動又掙不開,只好開口提醒他:「喂!這裡是會場喔!你掐得我很痛欸!還有,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聞言的風川若夜怔了怔,抿唇覷著她沒有一絲說謊的跡象,這才放鬆了手勁鬆開對她的箝制,改以溫和的語氣問:「真的!?」

凌希寒甩開他的手,瞪了他一眼:「白癡!我可沒有像你那麼心機那麼重,還去調查別人的過往!」瞧著自己的手腕已經被力道捏得青了一塊,她就忍不住氣,負氣地快步走出場外。

她不玩了!哼!

風川若夜見狀連忙也跟了過去,看來他又不小心傷到她了。

在庭園裡懊惱地攔下即將往前奔離的凌希寒,他毫不猶豫地扯住她的纖手,這才發現她竟然紅了眼眶,一臉的委屈,「妳......我......」他一時之間慌了手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凌希寒不領情地甩開他的手,用手背胡亂地抹去淚珠,她真的恨死這隻狐狸了!

「我......抱歉。」風川若夜盯著她,吶吶地道著歉,緩慢伸手掏出口袋中的手帕,輕輕地替她抹乾淚痕,「我總是在傷害別人,就連妳也......」啞著聲音,他好像都在為自己所做事道歉。

凌希寒懂他的感受,緩緩地搖頭,老實說,她也和他一樣,「是我笨啦,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但是......」凌希寒說著,又迅速地泛紅了眼眶,「我還是覺得好難過!」最後,她語不成句地淚如雨下,哽咽地哭倒在風川若夜為她張開的懷裡。

風川若夜撫著她的頭,不語,只有連著在心底對她道歉他才能好過一點。

「哥!?」此時,正要踏入會場的風川若鷹終於姍姍來遲,不過他好像看到了好東西呢!呵......

風川若夜聞言回頭,「你怎麼現在才來啊!?」手一邊摟緊凌希寒,要是讓老弟曉得她,他大概會很慘......

「咦!?哥,你身邊藏了什麼嗎!?」好奇地瞧著老哥的小心翼翼,風川若鷹跟著風川若夜轉來轉去,勢必要看見那個神秘的東西為止,然而,被此舉給弄得火大的風川若夜卻是在當場冷下臉。

「快進去!爸爸和蓉姨等你呢!」

這時的凌希寒給悶得喘不過氣和頭昏眼花的,所以沒力氣反駁。

「欸!?我們兄弟這麼久沒見你幹嘛那麼生疏啊!?」瞥了眼自家神秘的大哥,風川若鷹撇嘴不滿地說著,隻手趁機逮著了空檔,一個使力就把凌希寒從風川若夜懷中給扯了出來,害得她一屁股跌到地上。

「啊!痛啦......」

「希寒!」風川若夜忙去扶起她,微攏著眉,不悅地朝自己小弟開砲了:「喂!你幹什麼這麼粗暴!?她是個女孩......」本來還有一堆責備的話想說的風川若夜在一見到若鷹面上的那抹賊笑表情之後就嘎然而止。

「你也知道她是女孩喔!?哥!?」呵呵!

風川若夜克制著自己的怒火,涼涼地道:「你想死得快一點就說!」他不是不曉得若鷹的暗示,但是......

風川若鷹『哦』了一聲,看來老哥今天心情不好,他還是少惹為妙,在揮揮手之後便打算先行告退,「那我下次再來研究,我先進去囉!」

不知道這兩個人在打什麼啞謎的凌希寒只是噘起嘴,不悅地喃喃著:「我真的是個女孩沒錯啊!」看著風川若鷹的背影,沒半個人理會她。

風川若夜目送著風川若鷹進入會場之後,毫不客氣地揚手給了她一記大爆栗,然後聽她爆出一串大叫聲。

「哎唷!要死啦!很痛欸~~~~」凌希寒撫著被打的痛處哇哇叫,看著風川若夜冷下臉來。

「為什麼我得跟妳傳緋聞啊!?」一臉的不幸樣,他知道若鷹進去後肯定會好心地替他宣傳宣傳的。

真是倒楣......

「你以為我願意喔!?」哼了一聲的凌希寒不甘示弱地回嘴,這隻死狐狸,她條件又沒有那麼差!

「就妳這種男不男、女不女的樣子啊!?」鄙視的眸光故意在她身上繞了一圈,然後,風川若夜忍不住鄙夷地嘆氣,若是和她一起出門去,人家還會以為他對這樣的乾癟小女生有興趣哩!

「厚~~~~你又有多好啦!?」凌希寒也反擊了,「又沒比我心目中的阿娜答好......」

風川若夜翻翻白眼,這女人真不識貨......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