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夢魂” 卷 5/終回




土御門小路上的安倍晴明邸。

天氣清冷陰鬱,伴隨著陣陣冷風吹襲而來的這個清晨,位於鬼門艮位的安倍晴明邸今天特別地熱鬧,不只是大門時時被來訪的客人們開了又關、關了又開的狀態,就連院裡的花草也是隨風搖曳著身體,似乎在歡迎這些大官客人們。

安倍晴明在內室感到頭疼不已,望著窄廊邊堆滿了客人們專程慰問而送來的各式各樣的禮品,多到不知要堆到哪兒的安倍晴明微惱地瞥了和他一起坐在內室的好友一眼,源博雅只能呆笑。

晴明好像不太高興他多嘴地將他受傷的事公佈出來的樣子。

他的本意是想讓晴明免除天皇與其他大官貴族的騷擾才這麼做的,沒料到他在上朝時候說了這件事之後的不久,待他下了朝後直奔晴明邸的這時卻來了一堆大官們派來的僕役,說是送禮來慰問一下辛勞的安倍晴明大人。

結果──就變成這樣了啊......

源博雅不好意思地抓頭尷尬地笑了笑,他應該先問過晴明的意思的......

因此,被大禮堆滿的窄廊上再也無法容納他與晴明相交喝酒聊天了,只好移師到了晴明家的內室裡頭,兩人邊要蜜蟲來回斟著酒液,望著晴明邸的大門被他叫去守門的僕人開了又關、關了又開地替晴明收受禮品與接受慰勞。

博雅呆想著,送至唇邊那酒碟的手突然頓了住,想起自己還未告訴晴明左衛大人的事情,於是他擱下酒碟輕緩地叫了一聲,看著晴明也跟著回神來望著他,等待著他繼續把話說下去。

「晴明啊......」博雅好生地、慢慢地喚了一聲,臉上的表情一變,摻了點遺憾。

「唔......什麼事?」安倍晴明懶懶地應了一句,似乎料到了博雅即將說出的事,因此也臉色微凜,正色地抿唇了。

「左衛......榮助的那位朋友......死了......」博雅平靜地說著,「就在我們離開的那一天晚上......」話畢了的博雅偷望了晴明一眼,發現他還是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不知道晴明他現在的想法是如何......

安倍晴明沉默著,然後一聳肩,「那天夜裡我是太累了才暈了過去,所以我沒看到重點,如果你所見是真實的,那麼,左衛大人的那位朋友並不是什麼惡靈,他只是來告訴左衛大人一樣很重要的訊息......」

「哦!?究竟是什麼樣的事讓那位大人親自來通知左衛大人呢!?而且還是以那麼......呃......可怕的樣子......」博雅說著說著,想到了那天夜裡的幽靈便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

「聽說人類在自己快要死的那一刻會去見自己最重要的人......」晴明淡淡輕語的這句話的同時間,博雅竟能感同身受地沉默住,品味那心頭泛上的依依不捨與些微的酸楚。

人,有許多無法放下的東西啊......

「所以說左衛做的惡夢其實是那位大人......他......」說至此的博雅不再說下去了,因為他感到自己心頭的那份擰痛,同情似地泛紅了眼眶。
如果是這樣的話,他非常能夠了解的......

安倍晴明不再接下去。

「博雅啊......看,院裡的梅瓣又落了,想必春天快來了吧......」晴明轉眸望向庭院中的梅樹,看著梅瓣直直飄落,有的隨風而去,有的卻落入了塵泥中......

不復存在。

就像是人一樣,各自有所歸屬......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