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夢魂” 卷 2




安倍晴明搭著源博雅的牛車一同拜訪博雅說的那位朋友,任職於右近衛府的中將,左衛榮助。

讓左衛府邸的僕人領進的源博雅與陰陽師安倍晴明,在越過迴廊邊轉了個彎,經過一座的小池塘,走進池中亭裡頭,不巧,府邸的主人已經備好了美酒相待,晴明的眼睛似乎一亮。

夜色墨染的黑去,天際沒有半顆閃爍的星子相陪,冷風吹襲大地,池邊的垂柳隨著陣風晃盪擺動,在黑夜裡看起來就是十足地詭譎,再加上男主人臉上那猶帶不安的焦慮感,還有府邸中僕人們的竊竊私語,使得深夜來訪的源博雅與安倍晴明微感怪異地直顰眉。

「晴明......」博雅無措地輕喚了一聲立在自己身旁正一臉平靜的陰陽師好友。

安倍晴明微哂,安撫似的言詞馬上脫口說出:「沒有什麼事的,你待會兒什麼都不要說......」晴明微笑地瞥了好像很緊張他可能會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來的那種擔憂表情的博雅一眼。

博雅甚是聽話地乖乖點頭裝著沒事的模樣,看著朋友請他與晴明入座於池畔的亭中,耳邊響過陣陣的黑鴉叫聲,不祥的感覺輕扣耳門,博雅遂擔心地又偷覷了晴明一兩眼,不過不曉得是否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晴明好像怪怪的…
唔!

「我們就直接說了吧......左衛大人......」安倍晴明清清嗓音,眼神直瞅住面前與他對坐的府邸主人,「聽博雅三位說您似乎為惡夢所苦!?」
不愧是安倍晴明,一句話就直指重心的他教左衛大人直接變了臉。

「是......的!」左衛大人吞吐地說著,「其實自我那朋友病重後就一直做著這個惡夢,我夢見他渾身是血,他一邊對我微笑、一邊把他的胸口撕裂,然後把......心......掏出來給我......」說至這兒的左衛榮助連忙抖了抖,似乎是回想起夢中的朋友那可怕到詭異的樣子而全身打顫、毛骨悚然。

晴明抿著蒼白又乾澀的唇瓣接著點頭,「唔,夢中的那位大人沒有對你說些什麼嗎!?」晴明的視線移到左衛榮助身上,問。

左衛榮助困難地搖搖頭,「沒......有......」

安倍晴明聽他這樣說著,也不再多話詢問了,看左衛大人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樣…唔…
想必問他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出來吧…

晴明邊思考著邊重咳了幾聲,引來了博雅與左衛大人的關注目光。

「咳......咳......咳......」由於一股氣哽在喉中而略感不適的晴明於是以袖掩唇,疲倦的眼神教博雅直直握住他的纖腕,擔憂地直覷著他。

「沒事吧......晴明!?」晴明好像很累的樣子,看來他真的不該拜託晴明跟他走這一遭的......

博雅懊惱地心想著,就在此時之間,突然一股軟綿的觸感躍入懷中,詫然地低首一望去,卻是晴明已經倒在自己的懷裡了。

「晴明!?晴明!」

博雅望著已然無聲息閉眼而去的晴明,他那綿軟的纖細身子偎進他的無力又柔弱感覺讓博雅覺得大事不妙地忙著伸出大掌輕拍安倍晴明已呈蒼白的雙頰喊叫。

左衛榮助則是驚愕地望著不醒人事的陰陽師,「晴明大人他......」話尾還沒說出就讓博雅的一句心焦的話給怔住。

「榮助,你能替晴明找間客房嗎!?他現在需要休息......」

著急的博雅連忙彎身抱起晴明,眼底閃過一抹驚慌,左衛榮助好半天才回神,之後便帶著他們進入內室......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